古诗词里的“清明”

陈兴宇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唐代杜牧一首《清明》至今仍广为流传。

清明,在仲春和暮春之交。这一时节,春光和煦,气温升高,大地呈现出一片春和景明之象。清明来了,播种的季节也就到了。农村有谚语:“清明忙种麦,谷雨种大田。”“清明雨星星,一棵高粱打一升。”然而,清明节作为我国四大传统节日之一,扫墓祭祖与踏青郊游这两大传统主题从未改变,一直延续至今。

因而,每到清明之时,多愁善感的诗人们便不惜笔墨,纷纷吟诗赋词,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佳句。然而由于受杜牧的影响,不少人眼中的清明仍是落雨纷纷,写不尽离愁和无尽感伤。

当然也有诗人不同。宋代诗人程颢在《郊行即事》一诗中写道:“况是清明好天气,不妨游衍莫忘归。”他认为春天是个万物复苏、草长莺飞的季节。在清明佳节,就应该到郊外去看看遍野的春色!于是离愁不见了,人的心情自然就好了。而以“推敲”闻名于世的“苦吟”诗人贾岛,清明也未闲着,“今日清明节,园林胜事偏。晴风吹柳絮,新火起厨烟。”邀三五好友在和熙的春风中赏柳絮飘飘洒洒,看农舍里升起的寥寥炊烟,让人在通俗易懂的言语中,看到了他愁苦的另一面。

有人伤离别,有人忙相聚,自然也就有人看着满目荒冢,开始抒发自己的价值观。这个人就是黄庭坚。“佳节清明桃李笑,野田荒冢只生愁。”他把春天怒放的桃李花和荒野中的坟冢拿来对比,两个极具反差的事物瞬间便道出了生死。卸下了所有的包袱,就能回归为一个自然的人、一个单纯的人,正如黄庭坚后来所说“吾平生无此快也”。

如果说杜牧的《清明》是远在他乡的淡淡忧伤,那白居易的《寒食野望吟》则是扫墓人自己的苦痛。“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死生别离处。冥冥重泉哭不闻,萧萧暮雨人归去。”站在已故亲人的墓前,看着春风吹得旷野的纸钱漫天飞舞,人在哭泣,九泉之下的亲人却鸦雀无声,这种生离死别的悲哀,非常具有共鸣的效应。

那么,清明是什么?其实清明既是自然的节气点,也是一个传统的节日。

这几年,不烧纸点蜡烛,文明祭扫之余,在家中品读古人的“清明诗”,感受“独绕回廊行复歇,遥听弦管暗看花”背后的故事,竟也另有一番滋味。

[打印]

[责任编辑: 成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