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冷草》(十七)

(十七)

    乡上的那一半工资,至今没兑现,仅有的八十多元的工资,硬生生地被乡上扣去一半,每每想到此事,翰老师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在屈老师的捣鼓下,下午散场,庄校长、翰老师、琪老师、屈老师来到赖乡长办公室,质问工资问题何时解决。

    赖乡长显得很不耐烦,不时抬眼瞟向几个老头,说:“这个问题是上届遗留下来的,你们为何不找上届解决?我刚上来,你们就来找事,不给面子吧?嗯,本不该我这一届来解决的,但你们找来了,我还是给你们耐心解释一下。民师的补助来源,是教育附加费。你们看,现在农税提留加重,教育附加收不起来。另外,教育附加费,县上要拿走百分之九十五,只剩百分之五。莫说这百分之五征收难,就是收齐了,又有多少?想想,能解决民师的工资?”翰老师说:“其他乡镇都解决了,为何只有我们乡不解决?”赖乡长崛起嘴巴说:“你们没算这笔账,本乡的民办教师,几乎占了教师总数的一半,村校教书的,都是民师,多大的资金缺口,你们就不能体谅一下吗?”翰老师回答道:“我们这批敬业的民师,传承了文化知识,有了文化知识,才能改变乡村落后面貌,听说你这位乡长大人,也是民办教师教出来的,我们这批民师,撑起了全乡教育事业的半边天,这笔账怎么算?”赖乡长支支吾吾地说:“没人否定民办教师的贡献,别的乡有钱,我们没钱,有什么办法?你们生错了地方!”屈老师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大声叫嚷起来:“你们不给解决,好,我们到县里上访!”乡长也火了,拍了桌子:“你去上访,你去啊,上面出个文件,根本不考虑下面的困难,这样那样的文件多如牛毛,都要乡里解决,乡里只有这点经费,这不是逼公牛下崽吗?你去上访,我巴不得你们去上访,不怕你们 搬块大石头来压我!”庄校长听到这里,忍不住开了口,直视着赖乡长,一字一句掷地有声:“赖乡长,乡上的经销门市部出售,价款一万五千元,这个钱,能解决民师工资多少年?我们民师每人每月四十多块钱,一年才两千多块,发放起来不会有难处吧。”赖乡长见有人抖出老底,变得恼怒起来,叫来分管文卫的江副乡长:“莫说没钱,有钱也不给,这样的态度,你看看,还是人民教师吗?哼,不是明摆着跟我作对吗?”说完气冲冲走出办公室。

    分管文卫的江副乡长劝说了一阵,最后一脸无奈状,说赖乡长上任不久,工作还没理顺,很忙,现在要到县上开一个特别重要的会,已经走了。我一个副职,点头不算摇头算,我对你们的情况了如指掌,跟我说了也不管用。你们还是消消气,容后再议。

    从赖乡长办公室出来,屈老师掏出信访材料,举在手里一扬:“我早就料到,乡里肯定没结果,我都准备好的,有材料,今天我就再上县里,找县委办接待室秦科长。你们是不知道,那个秦科长,他是民办老师出生,当过农中校长,同情民办教师的遭遇,了解政策,对我很客气。我今天就去找他,我就不信,赖乡长能一手遮天。”翰老师主动掏了一百元钱,庄校长、琪老师也掏了钱,都给了屈老师,他们为赖乡长的举动所震怒,支持上访。

    没过几天,县监察机关调查组进驻新潮乡。不久,乡里通知民办教师,领取工资。

    翰老师领到今年的补发工资,心里总算有点安慰。他将庄校长、屈老师、琪老师、彬老师请到馆子,每人要了二两酱油面,一个馒头,二两酒,以示庆贺。

    “这个赖乡长,真是个滑头,民办教师的工资只从今年开始补发,往年的就一笔勾销,真是不讲理,这不是故意卡我们几个?这算什么,你们不觉得窝囊受气吗?还得上访。”屈老师边吃边说。“不管如何,我们取得阶段性胜利,我们的目标是彻底解决民师的待遇。”庄校长提醒。“就是,这点小胜利,不足挂齿,未来的路还很漫长,很艰难。”翰老师说。“看来问题出在乡里,国家有政策,乡里这个当一把手的不愿落实。如果我们再写信给国家教委,要求落实民办教师转公问题,由县里解决就顺当了。乡里确实气候小,解决这样的大事实属困难。”屈老师建议。“就这么办,把事捅到天上去,肯定会引起重视。”琪老师也开始加油。“我们每人交五百元,作为屈老师的路费,行不?”翰老师主动拿出钱来。琪老师有些犯难,翰老师说:“琪老师只出一半,我帮忙垫一半,琪老师还有困难不?”琪老师便很快掏了钱。“这些钱,就是给屈老师做路费的,去县里上访,就得坐车吃住,很花钱的。”说完就将手上的两千元钱交给屈老师。“各位,你们就等着听我的好消息吧,老朽准备一下,明天进城。我这次去上访,不达目的不罢休,为了民办教师们,我就当一回死士。”屈老师说完,拱手作揖,几人散去。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谢天]

  • 第六批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

    60多年前,他们踏上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场,从此魂断异国、埋骨他乡。今天,祖国张开双臂,用最庄严的礼遇迎接第六批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详细]

  1. 今晚8点重庆“3·15”网络晚会全城直播 全是你关注的领域
  2. 开放日|看,追梦路上不停歇的重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