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冷草》(十四)

    (十四)

    回到家里,一连几天,翰老师没出过门,他觉得失去民办教师这份体面的职业,做了大半辈子的教书匠,到老了,不是光荣退休回家,而是失业。如此结局,甚至连邻里乡亲都瞧不起自己了。人生之痛,莫过于此。

    但是春耕季节到了,已经由不得他从人生失败的伤痛中慢慢的走出来。家中的那头大黄牛拉着犁,翰老师已经劳作了一个上午,两亩多的大水田,要两天才能干完。今年耕田,那头牛似乎不听使唤,他手里的竹枝条抽打得更狠,打得牛反了性,尾巴不停的横扫甩动,溅得犁头后的翰老师满身泥浆。中午时分,见妻子送饭来,他便从田里走出,清洗了手脚,一屁股坐到地上,一句话也不说。妻子见状,知道丈夫心里窝火、委屈,放下饭碗,也没说话,默默走了,家里还有很多农活,她没时间陪自己的丈夫生闷气,这种事落谁身上也不好受,怎么安慰?丈夫也只能跟家里人撒撒气,他还能跟谁说去。

    翰老师吃过饭,坐在冷草上发呆。坐了一阵,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钢笔和纸,写上雷小锄和汤雄的名字,又放了回去。虽然不教书了,翰老师依然改不掉别着钢笔的习惯。他摘下一株冷草,在手指上转动着,冷草子散开,像大颗大颗的翠绿的芝麻粒。但是,此时的翰老师,总是觉得这冷草子就是虱子,吸血的虱子。他拿出写有雷小锄汤雄名字的纸,摘了几颗冷草子,嘴对着,“喏喏喏”唤了起来。看着纸中的游走冷草子,翰老师仿佛看见冷坪农中,自己的学生正在操场上训练呢。翰老师呼唤着,呼唤着,突然就苦笑起来,接着,他捂住脸,悲伤情绪狂泻而出,眼泪大滴大滴的掉。他感觉自己就是纸上的一粒冷草子,离开植株母体,任人吆喝,看似风光无限,却再也得不到大地养分,被一阵逗乐之后,弃置荒草丛,在清冷中枯萎死去。自己干了三十二年的民办教师,为自己和学生,埋下无数的幻想和理想的伏笔和悬念,最终却得到这样的答案,老天爷也真会开玩笑。翰老师顿感人生无奈和无助,悲从中来,嚎啕大哭。

    傍晚时分,翰老师扛着犁头,走在回家的路上。乡亲们见了他都躲得远远的,他们也知道,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劝说什么的为好,话一出口,只能让翰老师更加难过。

    第二天中午,送饭的不是妻子,而是学生雷小锄。见了雷小锄,翰老师阴沉的脸第一次有了笑容。

    “翰老师,我现在担任了乡小学的副校长,学校还差语文教师。我今天来,就是想聘请您到小学代课。”小锄说完,翰老师一个劲儿摇头:“不去了,我们已经被学校抛弃了,在家种地搞农业,把几个孩子好好培养出来,我欠他们太多,要弥补。学校代课的事,还是算了。我现在只要听到学校两个字,心里怪不舒服。”小锄头知道老师还在赌气。“老师,您教了半辈子的书,在我心里,您是最棒的老师。”“小锄,论教学,冷坪农中的老师,个顶个都很棒,不比公办教师差。但民办教师就是低人一等,现实就是这么个状况,没办法。代课老师,应该还不如民办教师吧?”“翰老师,您的教学能力和水平,在全乡语文教员中,无人能比,这是大家公认的。到小学暂时代课,学校尽可能在工资待遇上予以照顾,按县教委的统一标准上浮百分之十,这样,和公办教师相比,差距不大,能维持基本生活。我恳请您到学校发挥余热。”

    其实,雷小锄知道翰老师心情不好,作为学生,对自己尊敬的老师,采取这个办法,兴许能慰藉和平复一下老师受伤的心,也是对老师教学能力和工作责任心的认可。她接着说:“老师,我还请到了琪老师,她同意的。”“琪老师也要去代课?”“嗯,琪老师的情况比您更糟,她独自拖着两个孩子,一个女人,很艰难。我跟她说了,现在农税提留那么重,种地收入不比往年,很微薄,虽然代课教师待遇低点,但边教书边做产,两头兼顾,家中负担会减轻点。”翰老师听雷小锄这么一说,想到那个日益加重的农税提留,想到琪老师,比较自己,开始松了口,答应试试。

    过了清明节,理了头发,翰老师特地换上那件蓝色中山装,别上钢笔,走向学校。这是他被离岗休息后第一次到乡场上露脸,依然优雅、轻盈。在家里,他是个农民,此时,离开家迈向学校,仍然是有尊严的人民教师。

    “翰老师,上街去吧?好久不见你赶场了。”隔壁的冬弟见了他,打起了招呼。“是的,冬弟,还是搞老本行,乡小学代课。”“代课?和民办老师有区别不?”“我还是民办教师,学校撤了,但我的民办教师资格没撤。”翰老师声音变得缓慢而低沉,说这句话时,他自己都感觉不对劲,给冬弟他们说这个,等于是自欺欺人。“自己还是民办老师吗?还在教书吗?但政府给了我一张纸的,那上面清清楚楚写着自己的身份就是民办教师,给冬弟说自己就是民办教师,也不错的,没有欺骗他。”翰老师现在说话似乎都没了底气,内心十分矛盾,觉得这张下岗通知书就是满纸的虚伪。

    现在的翰老师仿佛成了政治家和哲学家,说什么做什么都得合符逻辑,三思而慎行。他是经历过十年动乱的人,被打成过“臭老九”,亲身体验过风浪沉浮。但细细思量,这次这个离岗,不是被打倒,不是搞派性斗争,也不是犯了错误,感觉莫名其妙,稀里糊涂就被撸下。如果说生源少了,教师多了,自己被辞退,也好理解,但这是离岗休息,自己到退休年龄没有?休息啥?既然休息,等于教师多,有闲人,但为何乡小学差教师呢?这怎么解释。“还解释什么?时代在变,什么皆有可能,存在就是现实。”翰老师一路走向小学,步履轻盈,但这次走在去学校的路上,心里却像打破了五味瓶,极不是滋味。

    雷小锄见翰老师到来,非常高兴,他带翰老师见过校长,见过年级老师后,把翰老师安排到小学五年级一班,而且直接接替班主任。

    翰老师进到久违的教室,学生们站起来,齐声高喊:“老师好!”翰老师一听多新鲜,小学都与时俱进了,“好好学习”改成“老师好”,这不是进步吗?应该是进步了。翰老师看见教室的黑板很宽大,镶嵌在墙上,旁边还有放粉笔的小台子,和农中的那块木板镶的、中间有裂缝的黑板相比,有进步。还有那粉笔,五彩粉笔,与农中的单一的白色粉笔相比,又是进步。还有幻灯机,现代化的教具,这又是进步。

    翰老师还是习惯性的从口袋里取出一支粉笔,开始板书,他口袋里装了几支粉笔,这是他从家里带来的。这时,班长站起来说:“老师,班上有粉笔,您不用自己带了,我们有班费的。”“有班费当然好,有班费可以买粉笔,而且是五彩粉笔。现在班费是从哪儿来呢?勤工俭学吧。”“翰老师,这些班费都是我们学生出的,每人每期两元。”“家长愿意?”“老师,我们家愿意,我们家都成万元户了,交这点钱不算啥。”班长坐下了,旁边一个女生站起来,大声说:“老师,我爸说,他可以赞助一年的班费。”全班同学一阵骚动。

    第一节课后,翰老师便找到雷副校长,想借一台油印机,领点蜡纸、油墨,说想刻点参考题和考试卷。雷小锄早就知道“刻板先生”名号,他本人就是从翰老师那里学到的扎实语文知识。她看着翰老师,说:“您现在不用亲手刻蜡纸,亲手印考题了,您就写好,我签个字,交给印刷厂就行。”“哪里有印刷厂?”“就在学校后面,有个厂房,还有五六个工人呢,校办企业。”这又有进步,翰老师不断在看见和感受着时代的进步。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翰老师撞见了琪老师,谈到变化发展,翰老师很有感触。琪老师说:“我们农中也应该有的,只是缺钱,没配置,民办中学就是低人一等。时代在进步,我们农中没有跟上,思想僵化。”“你先一步到学校,情况比我熟悉,你知道在教学教育方式方法上,针对小学生,有些什么新的观念?”“翰老师,我也在观察总结,时代在变化发展,人的思想观念也在变,小学生的知识结构,思想活跃程度,都比我想象的高。”“琪老师,我想,不管如何变,对孩子的教育培养,是一个漫长的复杂的过程,必须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进,不能急功近利,这个不会变。还有,现在考试制度没变,围绕高考、中考做文章,这个应该没变吧?”“翰老师,你说的这两点,确实没变。但是,要增加新的知识点,扩大视野,要求我们跟进。另外,现在的学生,对就业观念,择业观念有变化,不仅仅限于考大学,走这根独木桥了,渠道多着了。所以,如何选择教学方法,如何因材施教,拓展素质教育,在这个方面,也会有所变化。”“题海战术,还管用不?”“这个,不能丢,学生思想活跃,不将他们带进课堂,带进书本,带进题海,也许他们的思想就飞了。”

    翰老师完全投入到了小学教学之中。期末考试成绩公布出来,琪老师的语文课平均成绩排列年纪第一名,而翰老师的班平成绩从第四名上升到三名。雷副校长在周勤会上特地表扬了琪老师,也对翰老师教学成绩给予了充分肯定。

    琪老师受到口头表扬,心情自然愉快。但回到年级教师办公室,琪老师听到了议论,情绪便瞬间一落千丈。一个叫桃子的女公办老师,坐在角落里,不断地长吁短叹,有人问,叹什么气,别不服输啊,人家靠的实干。桃子老师一听这话,顿时来了火,说道:“这期没考好,还有下期。第一名,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个代课的,哼。”琪老师听了这话,手抖了一下,钢笔上一大滴红墨水,滴到作业本上。桃子就是说的自己,她按捺不住,回敬道:“抓教学要舍得花时间和精力,成绩也是拼出来的。”桃子一听,呼的站了起来:“拼什么拼?再怎么拼,还是个民办教员!”琪老师听到民办教员几个字,心里顿时不爽,回答道:“民办教师就低人一等吗?我班的成绩是干出来的,我们拼教学,难道错了?”“就是低人一等!你就是错了!错的没法改,你固执,固执得让人讨厌。你根本不是公办教师,你没法越过这道坎,你不知高低!”“什么高低,你得说清楚。”琪老师生气了。“什么高低?你真不懂,你没进体制内,不吃财政饭,你还是个民办教师,你怎么做,都是,永远都是,改变不了身份。”桃子那泼妇般的嘴,毫无遮拦,已经停不住了,她还在数落:“你到这里逞强有什么用,你看看别人,早就转公了。说明什么,说明你是寡妇睡觉,上面无人,横什么?不就是能教点书吗?你除了死教书教书死外,还能干什么?你成绩再好,还能转公?痴心妄想,白日做梦!”

    原来桃子老师最近在争评高级教师职称,要出成绩,被琪老师这么一整,先进个人奖掉了,她觉得在校长和全校老师面前丢了丑。但桃子老师的话,很毒辣,尖酸刻薄,真戳到琪老师心窝了。她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份,民办教师,已经被堵在体制外面,这是真的,自己除了能教书育人外,别无他长。这道坎,看来今生今世真就无法跨越。

    年过半百的琪老师想到这些,望着墙壁,难过起来,泪珠像蘸水笔的墨水,一颗颗掉到作业本上。最艰难的日子,她挺过来了,拖着两个孩子,当单身女人,这些都没有让她掉过一滴泪,因为有尊严,人民教师的尊严。但今天,桃子的话猛然戳中要害,揭开疮疤,让她的尊严荡然无存。琪老师感觉自己除了能教书、教好书之外,真的一无所能,毫无价值,而且成了别人的绊脚石,能令她不痛苦吗?

    翰老师也听到了桃子老师的这些话,胸口堵了一天。他想到多年前,允老师说的鸡蛋的事,要是自己大胆地送出十个鸡蛋,或许真就改变命运,但自己就是清高,绝不肯走出那一步。现在回想起来,清高算什么?这社会谁还在乎这个呢?没转公就是没本事,关系不到位,情商差,被人瞧不起,这与教书能力水平,似乎没关系。民办教师的工作水平工作业绩,与个人的职级待遇,根本没融合一起,原本就不在同一起跑线,早已经被人为的分磔。

    这一场闹剧后,翰老师、琪老师才从做一名公办教师的梦中彻底清醒过来,开始重新反思人生,原本民办教师与公办教师之间的这道坎,不是他们想翻越就能翻越的,这辈子恐怕就翻不过去,徒劳无益。第二天,两人断然绝然地辞了职,并暗暗发誓,这一辈子都不会站上那庄严的三尺讲台了。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谢天]

  • 第六批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

    60多年前,他们踏上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场,从此魂断异国、埋骨他乡。今天,祖国张开双臂,用最庄严的礼遇迎接第六批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详细]

  1. 今晚8点重庆“3·15”网络晚会全城直播 全是你关注的领域
  2. 开放日|看,追梦路上不停歇的重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