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冷草》(八)

(八)

    办公楼下原来搭了一间偏屋,本来是存放农具杂物的保管室,后来开办了食堂。翰老师发现,最近换了一个师傅。不久,这个食堂师傅被竟然被安排上了政治课,居然堂而皇之当起了老师,而且得的是双份工资。翰老师事后得知,这位食堂师傅有靠山,跟钱乡长是亲戚,来头不小。再后来,经过墨主任提议,就在办公楼下装修出一个“雅间”,专门接待钱乡长的。经墨老师那个夺权事件后,学校老师多数已经变得沉默寡言。

    初三一班班长汤雄,连同他班上的这批学生得到乡政府通知,农业中学参加中考以来一直没有显现业绩,没有考上一名中专生,这一届必须要实现零的突破。这项业绩也关系到教师的“民转公”。“难道为了墨老师?这么多年没提的民转公问题,乡上为何提到议事日程?”翰老师自然想到这一点,而且认为是钱起的作用。为这事,学校研究过几次,要想出成绩,得有措施。于是决定在食堂的楼上,再腾出两间空房做学生寝室,而且这一次只接受尖子生住校。汤雄交了每月二元的住宿费和食堂搭伙费,也就住了校,但米和菜,每周得回家背。汤雄性格内向,但成绩很好,学习刻苦。就在初一新生自我介绍时,他说:“我叫汤雄,米汤的汤,英雄的雄。”就因为这个简洁明快的介绍,一下让翰老师记住了他的名字,并且推荐他为班长。

    寝室里没床,翰老师让几位住校生割来几捆冷草,直接铺在楼板上。第二天,汤雄和其他班的学生,一共十二个,陆续背来了被条、席子。分成两间寝室,每间住六个学生。汤雄是一床草席,比蔑席子要暖和。已经进入冬季,天气变冷了,到了晚上,汤雄他们只能裹住被子睡觉,因为没有毯子。

    农历十月,山区的冬播季节过了,翰老师可以安安心心住在学校,晚上辅导住校生。允老师是二班班主任,见翰老师如此,也开始晚上不回家了。本来二班的尖子生比一班多,但现在变了,学校组织了几场考试,一班成绩反超二班。允老师觉得很失面子,一直在观察翰老师的教学方法。

    汤雄和白秋子的晚自习安排在翰老师的寝室。学校有蜡纸,有手推油印机,翰老师一有空,便刻蜡纸,自制考试题。中考要出成绩,谁都没有现成经验,翰老师的题海战术,倒也是个办法,他经常提醒自己和教育学生要“笨鸟先飞”。

    住校生辅导完后,允老师钻进翰老师寝室,递了一支烟,但翰老师没接,他不抽烟。这个牌子的烟,叫“经济”,很时尚,据说成为“国烟”,普通老百姓都抽这个,八分钱一包。虽然如此地价廉,翰老师也是舍不得掏钱买的,囊中羞涩。

    “学校明年要出成绩,据说,成绩好的,还能争取转公指标。”允老师故作神秘。翰老师最近注意到,允老师有些变化,一贯邋遢的他,头发梳得油光锃亮,打起了“摩丝”。果然,他一进到寝室,便有一大股刺鼻的摩丝香味。这都是墨老师带进农业中学时髦的东西。

    “校长没传达上级精神,这个指标不好争,即使争来了,你我也是白搭。你想想,校长自己能不先解决自己?”翰老师说。“那未必,成绩出来,上了一个中专生,那是硬指标,谁都抢不去。”允老师猛吸一口烟,眉头一皱,继续说:“你我别太老实,老实人吃亏。”“怎么讲?”“改革乱了套,杂皮当领导。时下这种怪现象还少吗?墨老师,你这次算终于开了眼界,这种劣质的人,却大受重用。”允老师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硬拼、猜题、作弊,你认为哪种最好?”“作弊?”翰老师瞪大眼睛直视允老师,头使劲摇,连说:“我还是搞题海战术,硬拼吧,笨办法,我不敢作弊。”“嘿嘿,翰老师,这事暂时保密,以观后效。”允老师说完用手按了按被摩丝固定的发型。允老师自以为得意的潮流发型,在翰老师眼里,有点不土不洋的味道,本来一头真发,搞得倒像一头假发。“现在,你还那么老实巴交的,有用吗?人家不认为谦让是一种美德,那是傻帽。你知道不?伯乐相马的故事已经变了调,伯乐不再寻千里马,相反是千里马寻伯乐,并美其名曰情商。你教这么多年的书,教得这么好,有伯乐看中你吗?食堂的师傅都进教室上课了,墨老师这样的小混混,不仅当上老师,还当了中层干部,管钱管账,很受器重。你不相信世道变迁人心不古都不行,这事明摆着的,还用我举例吗?这个人就是一头俗不可耐的蠢猪,但他摇身一变,成为学校炙手可热的人物,还骑到你这位千里马头上拉屎拉尿,你奈何得了?墨老师,名字叫得好,莫老实,哈哈哈。”

    翰老师躺到床上,回想允老师的话,感觉学校这几年确实乱了套。夺取财政大权倒也无妨,尤其是作弊,非同小可,完全违背高考纪律,违背教师的职业道德和良知,一旦被发现,绝无好下场。难道这样的事情墨老师他们也敢做?翰老师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但那个转公的指标,的确有巨大的诱惑力,自己教了这么多年书,甚至没有工资,仍在坚守,不就是为了能早日转为公办教师吗?现在农业中学盼来了中考,这是个出业绩的机会,自己这个班,真要考上一名中专生,不仅声名远扬,还有一个能说得起硬话的成绩单,按这个做标杆转公,倒也算公平竞争。对这个指标,允老师眼红,墨老师眼红,庄校长眼红,自己也眼红的,谁都会变着法子去拼。但作弊?自己曾经不是为了迎合庄校长的物理课,讲过一堂“马尾巴的功能”吗?难道自己没作过弊?想着想着,翰老师迷迷糊糊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翰老师来到汤雄他们的寝室巡查。汤雄早就起了床,跑到教室晨读,这是一个刻苦读书的学生。翰老师揭开汤雄的被子,闻到一股尿味,撩开草席,见一条裤子,湿了一大块。翰老师明白,这小子夜里憋尿,竟然尿床。他赶紧拿到水井边洗了,凉在窗外。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汤雄这些学生也是很拼的,挤中考这根独木桥,着实不易。汤雄湿了的裤子如果不及时洗,兴许明天再尿床,连换的裤子也没有,只好穿着湿裤子上课。别说,这个小子还真会这样,他已经完全投入到学习中。“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高考书。”这就是翰老师经常灌输的思想,而汤雄简直就着了魔,奉为至理名言。

    中午,翰老师刚吃过饭,便发现好多学生往厕所方向奔跑,有的还在喊:“有人掉厕所了!有人掉厕所了!”

    翰老师赶紧跑过去,果见一个学生在厕所里,从粪坑口看下去,看见了,是汤雄,在粪池里挣扎。翰老师心里一紧,用舀粪的长杆,伸进坑里,叫汤雄抓住,拉了上来。汤雄一身粪便。这时,琪老师从食堂端来一盆热水,翰老师让他脱掉衣裤,蹲下,从头淋洗。汤雄冻得直哆嗦,但还是呵呵的笑,不断调侃自己:“翰老师,我现在是落汤鸡的汤,狗熊的熊。”引得围观学生哈哈大笑,琪老师也接过话来:“你就是死读书,读书死,钻进书里出不来。”翰老师很快将他带到寝室,用被子裹住。

    回到自己寝室,摸摸汤雄的裤子,还没干。这真是越担心的事它越要出现。翰老师只好将自己的衣裤给汤雄穿上。

    汤雄掉厕所这件事情发生后,庄校长迅速给乡政府去了报告,对厕所作了维修。原来厕所瓦屋顶上有几个洞,雨水落到木板上,造成木板腐烂,这次汤雄就是拿着书,没注意,不小心踩到那块腐朽的木板,掉入粪坑的。还好,因为秋播,粪水被舀出去一大半,不然,汤雄说不定魂归粪坑了。这个尖子生弄丢了,自己辛辛苦苦培养的中专生没了,那个转公指标恐怕会泡汤,还好,有惊无险。翰老师每想到此事,心里就窝火,直想跟庄校长大吵一架。

    掉粪坑是最危险的校园安全事故,但对于汤雄这样的农村孩子来说,仿佛没发生过。在农村,掉水坑、摔跟头、棘刺刀伤,甚至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事多如牛毛,司空见惯。汤雄这小子是个书呆子,除了读书,别的事根本没放在心上,所以此事很快平复。

    半期考试时,全县统一命题。将农中纳入统考,这是第一次,也算对农中的重视。首次接触这样深奥的命题,汤雄他们有些摸不着头脑。考卷上有道题目,是这样的:欧洲有队商船,途径大西洋的一座小岛,停留期间,从船上溜下几只老鼠。过了几年,船队经过时,发现小岛上老鼠成群,便放下几只猫。又过几年,船队再次经过时,发现小岛上猫患严重,而且出现猫吃猫的现象。请根据这段话,自拟题目,写一篇议论文。”

    很多同学写得不着边际,甚至文不对题。有个学生竟然写出“乡长吃校长,校长吃老师,老师吃学生,学生吃家长”,这让翰老师捧腹大笑。但汤雄和白秋子想到了动物的食物链问题,这样敏捷的思维能力,在翰老师看来,已经很不错了。在评点作文时,翰老师决定组织全班同学讨论。

    汤雄首先站起来发言:“这段话讲的是一个食物链问题,动物之间开展食物的竞争,小的动物被大的动物吃掉,这是自然法则。”

    白秋子站了起来,紧接着说:“食物的竞争,就是动物之间最大的竞争。我国历史上,由于物质匮乏,发生过人吃人事件,猫吃猫不也一样吗?”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这很正常。”有学生搭腔。

    “我就抢过妹妹的水果糖,这是食物的竞争吗?我力气大点,抢得过她的。”有学生抢答,引起同学哄笑。

    “爸爸打我,算不算以大欺小?”

    翰老师听见学生们激烈的讨论,点了一下:“生态平衡,想想,自然界生态平衡。”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

    汤雄略作思考,站起来发言:“老鼠吃光了食物,猫吃光了老鼠,这个不平衡呢?”白秋子站起来,瞟了一眼汤雄,说;“生态是怎么保持平衡的,这个食物链上,应该是平衡的,但出的文字材料,感觉不平衡。”同学们都不说话,思索着。

    翰老师抓住机会又点了一下:“要做到平衡,就要控制。”汤雄经这么一点,心有灵犀,接上老师的思维,说:“生物在生态链上始终保持着平衡,这是自然法则,要不然,自然规律会被打乱。”白秋子也似乎明白了,站起来说:“自然界生物保持平衡发展,有序发展,就得自我控制,不能无节制的破坏。”

    “就是,一但平衡系统出问题,势必引起混乱,甚至发生灾难性后果。”学生们开始议论。

    “开拖拉机的不保持平衡,就会翻车的。”有个学生突然冒出一句。

    翰老师见有学生说叉了话,说到贺小兵那件悲惨的往事,心里一咯噔,赶紧引导:“这个与开车没关系的。同学们,刚才有人提到控制、节制这样的词语,很不错的,本次给材料作文,就是要表达这样的主题思想。同学们想想,为什么我国要制定人口计划生育政策?难道不是控制、节制?如果放任人口过度生育繁殖,就会打破平衡,人类向自然界索取会增加,自然资源就会遭受严重破坏,人与自然就不平衡,是不是这样?”

    翰老师说完,同学们转动着脑袋,相互看,恍然大悟,秋子也伸出舌头,望着同桌的汤雄。

    一九九零年春,开学不久,山风还在呼呼的吹,翰老师裹上一件军大衣,早早的来到教室。学校建在山顶,本来就没遮拦,翰老师感觉耳朵都要被吹掉。

    突然,他看见白秋子。秋子穿着一件花布棉袄,颈部围了一条红色纱巾,手里拿了一本书。她从教室侧面转出来,突然看见翰老师,打过招呼,满脸通红,迅速跑进了教室。这时,翰老师看见班长汤雄,在秋子出来的地方,站着。翰老师走近一看,这小子正在背诵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见了翰老师,汤雄打了招呼,便走进了教室。“这小子,没尿床吧?”翰老师这样想。

    翰老师突然发现,原来补上的墙洞,不知被谁又抠开了,墙外还有脚印。可以肯定,有学生从洞子钻出过。“调皮捣蛋。”翰老师咕哝一句,便叫来汤雄帮忙,将漏洞补上,这次还是用的冷草。临了,还用一捆冷草堵在外面,那是汤雄从寝室搬来,垫席剩下的。有几个学生的课桌下的草绳断掉,不能搁书包,翰老师和汤雄便用冷草搓成绳,系上,权当抽屉。

    很快,有学生打了小报告,汤雄和白秋子恋爱。翰老师一听,很是着急,他想到教室侧面出现的两个身影。学生上学,绝不会从教室侧面走出的,因为教室后面是荒坡,没有路。那么早,天气寒冷,还有大雾,朦朦胧胧的,难道?这是个可怕的消息,如果汤雄分了心,谈起了恋爱,考试出问题,那么转公指标?转公指标事小,毁了一株好苗,那就很可惜,这事得阻止。

    中午吃过午饭,汤雄被叫到翰老师寝室,翰老师不紧不慢地说:“汤雄同学,有件事情,我想和你聊聊。”“翰老师,我知道,这件事我不能瞒您。”“你是个诚实的学生,你就直接跟老师说说。”“翰老师,这么回事,上周吧,您也看见的,就是秋子同学。”“秋子同学找你啦?”“嗯,那天早上,我在教室读书,秋子来得很早,她把我叫到教室外面,递给我一个日记本,说是马上就要毕业了,留个纪念。”“就这样?”“就这样,其他没有了。”“日记上有留言不?”“有,秋子用钢笔写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就这八个字,签了名。”“好,那你能否将日记本给老师看看。”汤雄顿了顿,没做声,这样沉默了一会,说:“翰老师,就是一个日记本,别的什么也没有。秋子告诉我,日记本的事情不能跟任何人讲。我现在没钱,不然,我会买一支钢笔回送秋子同学。我们就要毕业了。”

    翰老师不再深究,汤雄还是个孩子,秋子也是个孩子,学生有种天然的情愫,敬仰成绩好的同学。与其说是谈恋爱,还不如说是相互爱慕。翰老师不再要求看日记本,他知道,这是汤雄他们的秘密。站在老师面前,汤雄能告诉这些,已经超出了孩子们的底线。这还不算谈恋爱,翰老师坚信自己的判断。翰老师让汤雄回到教室,并叮嘱,这事就当没发生,也不要跟秋子同学讲,马上要中考了,不能分心,更不能谈恋爱。处理不好,会影响成绩。

    送走了汤雄,翰老师从办公桌里拿出一本笔记本,慢慢打开,扉页上有几排清秀的字,看完,合上,又放到抽屉底下,露出得意的笑。翰老师自己也曾收到过女孩的日记本,至今珍藏。他知道送日记本的女孩早已出嫁,也许,她早已忘了,但自己没忘,一辈子都不会忘。这就是爱吗?当然不算,一份情谊,一份美好的青葱记忆罢了。随后,他从抽屉底部拿出一串撒谎子,用撒谎草的种子穿成的灰色的项链。虽然多年了,但表面依然光亮,在翰老师眼里,就是一串小珍珠,一串小贝壳。这是他读中学时,为一位心仪的女生准备的,可惜就没送出去。现在想想汤雄和白秋子,反倒觉得自己勇气欠佳,为什么自己就那么胆小呢?兴许送出去了,还能赢得一份爱情。当然,也可能被拒绝,自讨没趣。后来,翰老师连连摆头,自己都孩子一大堆了,还惦记起这个事来,真是搞笑。

    在这样的农村中学里,读过中文专业的大学生,那真是凤毛麟角。翰老师不仅文凭高,这么多年的教学,使他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在全校教师心中,他是有真才实学的人。翰老师讲授鲁迅《藤野先生》时,读到“清国留学生”的速成班,头顶上盘着大辫子,学生制帽的顶上高高的耸起,形成一座富士山。这时他便将双手举到头顶,手指尖靠着,做成山的形状。读到“也有解散辫子,盘得平的,除下帽来,油光可鉴,宛如小姑娘的发髻一般,还要将脖子扭几扭,实在标致极了”时,他也将脖子不停的扭,作出如临其境状,但那脸却是很僵硬,毫无表情,扭动中,脸和脖子被扯得通红,极其滑稽,令同学们窃笑不已。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谢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