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哼树园》(完结)

(三十七)

    卞石元退休以后,便经常到岸边看看落日余晖,吹吹江风,而且重操旧业,痴迷于绘画。杨小河的身份历史问题早已调查清楚,得以平反昭雪。正如他在斗山煤矿矿口说的,他是清白的,他的历史也是清白的。杨小河的儿子杨帆,而今已经是石沱河轮船公司“太昇一号”的船长,驾着大旅游船,来往于重庆至上海的航线。今天他的船停在石沱河检修,他远远地就看见父亲卞石元坐在黄老虎,下了船便来到父亲身边,看着父亲画石头。他见父亲那么专心致志,问候一句后,便在一块大石头上坐着,直到父亲搁了画笔。

    “爸爸,我爷爷叫哼老爷吧?”杨帆探询地问道。“不,你亲生爸爸叫杨青云,卞良、卞中慧的爷爷才是哼老爷。”卞石元一边打量着画,一边回答。“我跟爷爷长得像样吧?”“是的,都是大眼睛。”“鼓眼皮?”卞石元听了扬帆的话,便有些不高兴,眯着眼睛,望着杨帆说:“孩子,眼睛大不好吗?在长江上行船,暗礁、险滩、鼓泡、漩涡,防不胜防,没有一对大眼睛盯着行吗?开船可不是踏歌江上,那是在玩命。”杨帆听见爸爸说得那么一本正经,便呵呵笑起来,说:“爸爸,时代不一样了,您都看见的,我驾驶的是一条大铁船,四层楼高,能装五百人呢,早就不用扯船子,不用喊抢滩号子,发动机马力大,跟您打造的柏木船比,先进多了。”

    卞石元也坐了下来,将画笔搁在石头上,说:“杨帆,你现在都开上了大船,你弟弟卞良也在国营煤矿当上了矿长,你妹妹卞中慧,还当了中学的校长,三兄妹都有了出息。看来,你爸爸说的话正在实现。只是可惜,你爸他,他没能活到今天。嗯,你爸爸他,本来是能够活到今天的。”卞石元说着话,眼睛变有些湿润,声音也有些颤抖。杨帆见爸爸如此激动,便将话题岔开,说:“爸爸没干成的事,我们接着干吧。爸爸不是曾说过,咱石沱河就是这么一步一个脚印的走来,一间一间房子的建起来的吗?”卞石元点了点头说:“这石沱河能走到今天,哪一件事是容易的?是靠运气得来的?滴水可以穿石,何况人呢。你记住爸爸的话,破石扎根,凿石成路,否则,在这光石板上,你就站不住。咱们石沱河人不就是靠着这种坚韧的毅力在生存吗?千百年来,咱石沱河这位巨人,不都稳稳地站立在长江岸边吗?”

    杨帆突然看见,爸爸的头发全白了,说完话,厚厚的嘴唇紧闭着向上微翘,分明就是不服输的神态。魁梧健硕的身体,方正的脸庞,仍然极具生命的活力,尤其是宽阔的额头上,一双深邃的眼睛,望着远方,似两道锋芒毕露的电光。杨帆开始研究起爸爸的画,但看了半天,仍然有些迷茫。卞石元微微一笑说:“爸爸画了大半辈子的石头画,现在才悟出了一些真谛。石头乃无量寿,水无石不澈,山无石不雄,人无石不安。单论石头的寿命,那可是与日月共存,天地同在。你知道爸爸为什么喜欢石头吗?”杨帆听见爸爸问话,随口回道:“石头是咱干爸。”“对,那爸爸为啥要带你们拜祭石干爸呢?”“爸爸不是曾经说过,石头稳当吗?能保佑全家人平安、健康、长寿吗?”卞石元拿起画笔,摇了摇头,望着汹涌奔腾的江水说:“我画石头是因为我爱石头,我爱石头诚实的品格,爱石头顽强的意志,爱石头无私奉献之精神。尽管他从不言语,却用铁肩扛起了万里江山。”杨帆从爸爸的谈话中似乎明白了一些大道理,于是探询的问道:“爸爸,您的这些画,我看就是石头,但又与黄老虎的石头不一样,这是为什么?”卞石元哈哈大笑起来,说:“我画中的石头,坚毅、厚重、拙扑。这是为什么?因为我心里有你爷爷杨青云,有甄丸先生,有你爸爸杨小河,还有谭大村、秦运杰,马虎、凤叔,我画中的平行线,不是岩石,是石沱河人的雕像,石沱河人额头的皱纹,石沱河的五线谱。我笔下的石头,经过了心灵的过滤,经过筛选精炼而成。我的石头画虽然也叫平行皴,但绝不是纯粹的石头,而是生命燃烧的火焰。在我看来,冰冷的石头也能言,我时常做梦,抚摸这石梯街,抚摸这黄老虎,感知到石头温暖的气息和律动的心脏。”杨帆听了爸爸一本正经地讲着话,一脸疑惑,说:“爸爸,您说的什么平行皴,什么过滤,什么燃烧生命,什么石能言等等,我还是不太明白。”卞石元将画笔挥了挥说:“你开大船,搏击长江,我不懂,爸爸的画,你也不懂。见识见识,见了才识,等你熬到我这个岁数,也许就懂了。”

    听着父亲诗一般的语言,望着眼前苍苍白发的父亲,杨帆不由得肃然起敬,自己跟了半辈子的父亲,一向朴素无华的老头子,竟然蕴藏着如此精深博大的思想。这时,江面上传来一声轮船的汽笛声,响彻石沱河天空,杨帆告别爸爸,他要上船了。沿着被爸爸踩出的一条路走着,杨帆却在脑海里闪过这样的念头:“别人是用笔画石头,父亲却是用心在画。”

    卞石元坚持着,画黄老虎,画牯牛礁,画石梯子,画吊脚楼,画老瓦片,画吆喝的船工,画背盐汉子,他想画尽石沱河的一草一木。却无论如何,总有他画不完的素材。

(完)

    注释:1.女将:渝东武陵山区对女孩儿的称呼,沿于明末巾帼英雄女将军秦良玉。 2.茅室:武陵山区对厕所的俗称。3.带捎:替盐商押货带路的人。4.船打张:船打横,不听使唤。5.扯扯儿:两米长的绳子,一头搭在纤夫肩上,一头绑着一块圆楠竹,塔在纤绳上。绷紧不掉,松动后,便快速与纤绳分离。6.抬脚子:专给人抬石头的人。7.背脚子:长途背运盐巴的人。8.扯船子:木船纤夫。

长篇小说《哼树园》作者罗涌简介

    罗涌,笔名咸池河,曾用笔名白岩子,男,生于1965年1月,1989年毕业于重庆师范学院中文系,文学学士,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人。2016年加入县作协会员。现供职于石柱县人民检察院。

    自1999年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发表散文40余篇,散见于《检察日报》《正义网》《中国气象报》《重庆法制报》《重庆晚报》等媒体,其中《赤子泪》获2000年《检察日报》“不悔执着”征文比赛三等奖,《我的检察梦从这里开始》获2015年中国散文学会、检察文学会征文比赛优秀奖。2017年创作乡村扶贫题材长篇小说《深山松涛》(17万字),并于2017年12月12至2018年3月23日在《检察日报》连载,共计连载73期14万余字,并于2018年8月由重庆出版社出版发行。

    通讯地址:重庆市石柱县检察院

    联系电话:13709493408

    邮政编码409199

    QQ信箱739259269

(声明: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或转载本书之部分或全部内容)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谢天]

  1. 重庆实施农村人居环境整治 未来三年完成21个重点项目
  2. 文化游成国庆重庆旅游最大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