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哼树园》(三十六)

(三十六)

    被钟小楼她们修剪后的榨菜,稍微吹一下风,便拌入辣椒花椒等佐料,进入最后一道工序---装菜坛。装坛也是有讲究的,必须夯筑密实,无空气,坛口见水,否则容易破裂。

    厂房的一个角落里,堆码着一摞一摞的榨菜坛子。坛子烧制得十分厚实,都穿着篾套儿。装坛时,汤技师早就准备好了木棒、木锤,有圆有方,有弯有直,都是装菜坛的简陋工具。卞石元在汤技师的指点下,用磅秤称了一下坛子的重量,开始装菜,每装一撮箕榨菜,便用木棒夯筑,装到坛子的中上层,改用木锤砸,大规格坛子装进一百斤,小规格坛子也要装八十斤。装到坛子口处,卞石元便扯下事先干枯的萝卜菜叶子,或者玉米壳儿,填满坛口后,再用水泥封口,封口中间留一小洞,便于遇热膨胀渗水。半个月的紧张劳动,结束装坛。卞石元望着一排排榨菜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宽大的厂房里,等待装船运往上海。三个月的奋战,四千坛榨菜全部入库,大沙坝的菜架也已经拆下。

    卞石元此时有了一种巨大的成就感,回到家里,他心情舒畅,跟钟小楼盘算起来。“咱们厂旗开得胜,今年生产榨菜四千坛,每坛八十斤,就按目前市场行情,每斤一元两角销售,扣除百分之七十的成本,可盈利十二万元。”卞石元掰着手指头说。“十二万?这可是个天文数字哟。”钟小楼也感到吃惊。“这是榨菜的盈利,还有呢。”“还有什么?”“哈哈,榨菜酱油,可实现销售收入一千元。”钟小楼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卞石元碗里,说:“榨菜酱油,可是镇上的抢手货,火石岭赶场的人,到馆子排队,为了吃上二两榨菜酱油面条,就得排队。馆子前的一条街,它都是酱香味儿。”钟小楼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一件事,便问卞石元:“你不是说过,买一斤榨菜回来,让孩子们过过瘾吗?这都装坛封口了,你去哪里买呢?”“不是有榨菜汤吗?”卞石元在装坛时,见坛口冒出水,倒掉了十分可惜,他便用盆子盛了,每天带回来做汤当佐料。杨帆听到这里说:“爸爸又在吹牛了,放空炮。做了一季榨菜,就喝点汤。”说完露出的失望神情。卞石元一脸无奈地说:“嗯,不吃就不吃吧,目前,咱们厂的榨菜专供上海,听说飞机上用呢。咱石梯街上的人能做,但还吃不起。明年吧,明年再扩大生产规模,我们就一定有机会品尝。”

    封坛后不到两周,汤技师便带来了质量验收证明和收购合同,卞石元展放在办公桌上,端详好久,简直有些心花怒放。他通知了镇上的搬运社,明早装船。

    第二天一早,卞石元便来到厂房,搬运社的几十个搬运工开始装船。卞石元自然也看见了凤叔,他也在搬运。到了下午五点,凤叔已经很疲乏了,但还是坚持着,为多挣点力资。他这是跑的最后一趟了,他蹲下身子,背靠着坛子,双手紧紧抓住竹套,双脚一蹬力,站了起来,一步一步下着石梯。八十斤榨菜,加上坛子和封口水泥,已经超过一百斤,扛在后背上,显然非常吃力。凤叔刚出厂门,下完第一道台阶,突然,他眼冒金花,身子晃动一下,坛子从背上掉下来,重重地摔在石梯上,坛子破成了几大块,榨菜撒了一地。

    卞石元闻讯赶来,看着一地榨菜,心疼不已,坐在石梯上,望着凤叔发呆。突然,凤叔抹起泪来,说:“卞主任,我赔。”卞石元听了凤叔的话,才缓过神来,说:“赔?你拿什么赔呀?八十斤榨菜九十六块,坛子五块,一共一百零一块钱。你每个月工资十五块,赔了这坛子菜,喝西北风去?你真是要钱不要命了。”说到这里,卞石元突然有了主意,于是说:“凤叔,你赶紧去厂房,找两个箩筐,将榨菜挑回去,清洗干净,添上一些佐料。你这一坛子榨菜,由我买了,我给你钱,你再赔给厂里。”“你买了?你买得起吗?小楼不会同意的。”“凤叔,这个你就不管了,我有了办法,能挽回损失,你放心。”

    当天晚上,卞石元召开了职工大会,就凤叔这坛子榨菜问题,作了专题研究。大家七嘴八舌的,拿不出个主意来,哪家哪户都是捉襟见肘,都有具体困难。最后,卞石元发言说:“这坛子榨菜,我们按照成本价,一元一斤销售,不搞强迫摊派,愿意买的,就找凤叔称一点,一两半斤地,大家凑个数,尽量减少凤叔的损失。”会议一结束,卞石元便安排两个职工到石梯街上吆喝,不大一会,厂里便有人来买榨菜。

    直到晚上八点过,卞石元才回到家里。钟小楼还在厨房做饭,他见三个孩子在饭桌上做作业,便坐了下来,很是神秘的从口袋里取出一包东西,放到桌上,说:“你们猜猜,这是什么好吃的?”“榨菜!”三个小家伙几乎异口同声回答。“你们怎么知道就是榨菜?”“嗨,这么大一股香味,您一进门,我们就闻到了。”“呵呵,都是狗鼻子,真灵。那就好,今晚就过把瘾。”钟小楼端着一大碗菜从厨房里出来,接过卞石元报纸,打开一看,果真有三颗榨菜,大喜过望,便赶忙到厨房切成菜段,端到桌子上。三个孩子早已经按耐不住,望着盘子里红艳艳的榨菜,伸出手指头摸了起来。钟小楼给每个孩子盛了一大碗饭,说:“开始吃饭。”三个孩子便狼吞虎咽起来。卞石元看着他们欢快的吃着,问道:“怎么样?榨菜味道儿?”卞良回答:“香喷喷的。”卞中慧也回了一句:“脆嘣嘣的。”只有杨帆猛吃着,不便说话了。

    见三个孩子吃得高兴,钟小楼也夹了一根,送到嘴里,咀嚼起来。卞石元看着钟小楼十分享受的样子,说:“好不好吃?”钟小楼笑了一下,回道:“当然好吃,做了几个月的东西,它能不好吃吗?”“嗯,咱们石沱河的榨菜,今年要销到上海,还要上飞机,走出国门,销往纽约巴黎,今后还将誉满中国,香飘世界。”钟小楼吃了几口说:“你就吹吧,这点榨菜,能销到那里去。”突然,钟小楼问道:“厂子里的榨菜不都装坛了嘛,你这个又是从哪里来的?”卞石元一听,灿烂的笑容一下子收敛起来,吞吞吐吐不愿说,在钟小楼的再次追问下,只好承认:“这个凤叔啊,年纪大了,又不服老,真让人不省心呐。前一次犯了错误,偷了一颗榨菜给你......”卞石元话说了一半,便被钟小楼抢断:“我问你的是,榨菜哪里来的,你别扯远了。”卞石元揉了一下眼睛,说:“这次,凤叔抢着搬运,中午没时间吃饭,人累了,一脚没踩稳当,摔坏了菜坛子。”见几个孩子只顾吃,根本没听他说话,便低声说:“我捡了个便宜,成本价买了一斤。”钟小楼听完便说:“买的?快,交出来。”“什么交出来?”“早上给你的两元钱。哼,你真舍得呀,这么贵的东西,下的了手,你身上有钱就会跳。”卞石元掏翻了几个荷包后说:“没了。”“买榨菜一斤,用去一元钱,还有一元钱呢?”卞石元被钟小楼逼得心慌,只好交待说:“哎呀,我看见马虎哥两口子也来买榨菜,但到桌前看了一阵,又退到人后,掏了半天钱,也不见买,一直站在那里,看着别人秤榨菜。我看着就觉得可伶巴巴的,他们的孩子肯定也盼着过把瘾,可能是嫌贵了吧,或者没带钱,我就......”“你就买了一斤送他们了吧。”“嗯。”“哼,就知道你操大方,竟然真就买了一斤送人。你就不少点,一两二两的,拿回去尝尝。这么贵的东西,未必当饭吃吗?”卞石元被钟小楼一阵数落,便低头不语。杨帆听到这里,说:“爸妈,你们别吵了,等我们长大了,找钱了,我就买一整坛榨菜,放在家里,天天吃,想吃就吃。”钟小楼卞石元看着杨帆一脸呆萌样,便露出笑容来。直到这个时候,卞石元拿起筷子,夹了一小截儿,送进嘴里嚼着,满口香气。

(声明: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或转载本书之部分或全部内容)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谢天]

  1. 重庆实施农村人居环境整治 未来三年完成21个重点项目
  2. 文化游成国庆重庆旅游最大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