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哼树园》(三十三)

(三十三)

    一个偶然的机会,卞石元从马虎那里得到了两副铁夹,也从马虎口里学到捕兽技巧。今天收了工,吃过晚饭,卞石元决定试一下。他提着两副铁夹,来到火石岭的乌龟石下,他四处寻觅,终于找到野兽的足迹。在靠近乌龟石的几块麦地里,他选定一条隐秘的兽路,挖了个坑,将半圆形的铁夹搬开成圆形,把一根削尖的小木棍挑在铁夹布幔中间的挂钩上,放进坑里,轻轻地撒上泥土树叶。卞石元将一根长长的铁链牢牢的系在木桩上,木桩打进土里。卞石元已经试验过,只要野兽的一只脚踩上去,不论踩到布幔的什么位置,压住铁夹的小木棍都会瞬间断开,只要野兽被夹住一只脚,越挣扎越紧,除非断了筋骨,无论如何是逃不掉的。

    两只铁夹,安装完毕,卞石元还要做一件事,他走进树林子,用手电筒寻找竹鸡。其实,白天干活时,卞石元已经留意到竹鸡的活动范围,一定在这片林子里。果然,在松树上,他发现五只竹鸡并排紧紧靠着。竹鸡见了灯光受到惊吓,“扁罐罐---扁罐罐---”直叫。卞石元爬上树,把靠近树干的竹鸡拿了一只,放进布囊,见旁边的四只迅速填空靠拢,又拿了一只。当他伸出手拿第三只时,突然停住,如果倾巢取尽,就没有下次了。

    第二天天空还没有放亮,大雾弥漫,卞石元要上山收铁夹。因为是第一次,他叫上杨帆,万一夹住个大花鼻,也好有个帮手。卞石元拿着电筒,杨帆背着背篼,来到乌龟石下。果然,卞石元发现一只花鼻子在铁夹上挣扎。看见有人,花鼻子凶猛的狂吠起来,瞪起眼睛,露出尖利獠牙。杨帆有些害怕,不敢靠近。卞石元迅速解下铁链,提了起来,掂了掂,足有十斤重。他用一只麻袋装好,扎紧口子,放进杨帆背篼。杨帆见捕了一只大花鼻,很是兴奋。

    但查看第二只铁夹时,却发现原封不动,昨晚没有花鼻子光顾。卞石元用脚踩着取下机关,突然松开,“嗒—”,铁夹蹦了起来,发出金属尖利碰撞之声,便恢复了原样。“看这个样子,野兽也在闹饥荒,山上光秃秃的,估计都逃荒去了。”卞石元嘴上这样说说,其实他第一次狩猎便逮了一只大花鼻,也已算不错了。

    卞石元有了第一次野外收获,便隔三差四地上山猎捕,偶尔也能有收获。这也是在国家调整了政策,允许家里冒烟,撤销集体食堂之后的事。救济粮款一批一批下拨,饥荒的时代结束。大灾之后不久,卞石元恢复了职务,每月能领到工资二十八元钱。眼下物价飞涨,尤其是食品,一只鸡三十元,一只大南瓜二十元,谭大村秦运杰戏称他为“鸡干部”“南瓜干部”。

    经历过这么多事情,卞石元完全变了,胆小怕事,瞻前顾后。明白祸从口出的道理,言行上便格外小心谨慎,否则,立即会招来横祸。哥哥杨小河不就是死在那个江癞子手里吗?如果自己当初不曾嘲笑戏弄过这个小人,让他耿耿于怀,他也断不至于将哥哥杨小河往死里整。

(声明: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或转载本书之部分或全部内容)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谢天]

  1. 重庆实施农村人居环境整治 未来三年完成21个重点项目
  2. 文化游成国庆重庆旅游最大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