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哼树园》(三十二)

(三十二)

    卞石元忙完了甄丸医生的后事,便感到极度疲惫。时局的变幻莫测,让他眼花缭乱。今天,天刚开了亮口,习惯于早起的卞石元就坐在门口,望着石梯子发呆。突然,谭大村从上面走了下来,穿着黑短裤,白色背心,脚踏草鞋,汗流浃背。谭大村看见卞石元,停住脚步,说:“卞主任,这么早就起床了?”卞石元回答:“嗯,早就醒了。盼着天亮。你看,这石沱河的鬼天气,早上都不退热。你这么早下河去干吗?”谭大村坐到石梯步上,把草鞋脱下,抖掉里面沙子,说:“这么大的事,你还不知道?”“我现在这个样子,就有好事也没人告诉我的。”“我昨晚才得到通知,横渡长江。”“横渡长江?”“是啊。镇上组织十名体育健儿,畅游长江。”卞石元听到这里,便感到惊讶,他想起自己小时候拾柴落水,险些丧命的事,便回了一句:“石沱河这段江可不是那么容易横渡的。”卞石元对于镇上组织的这次活动,除了好奇之外,更是担心。七月份,正是长江涨水季节,江面异常凶险,急流、漩涡、鼓泡、回水,稍不留神,便会淹死。而且镇上的救生设备落后,只有两条白木船。

    谭大村刚走,江癞子脚跟脚到了,见卞石元一个人在石阶上坐着,便故意提高音频,大声宣布:“卞石元,镇上---通知,你必须---参加---横渡长江---活动,七月十六日---中午十二点正,准时---到大沙坝---集合。”江癞子喊话完,还没等卞石元回答,转身朝下走去。

    听到外面的喊声,儿子杨帆钻了出来,拉住爸爸的大手臂,说:“爸爸,我跟你去,我要畅游长江。”卞石元此时正在为这次活动的安全担心,杨帆还小,断不能去的,便连说了几个不字。而杨帆似乎被这个横渡长江的壮举所吸引,他暗暗决定试一下,他跑到哼树园报名,当场被阻止,让他非常失望。

    七月十六日上午,卞石元特意换了一身行头,十一点多,便来到大沙坝。只见江癞子正拿着铁喇叭吼叫。中午午时,一串鞭炮炸过,十名游泳健将被人簇拥着向江边走去,着装整齐,黑短裤白背心,而下水前,草鞋脱在岸边。

    杨帆在人群里跟着爸爸的队伍前进,他也换了黑短裤白背心,打着赤脚。他看见爸爸和另外九名运动员,迈着矫健步伐,雄赳赳气昂昂如英雄出征一般,心中羡慕,热血沸腾。突然一声枪响,十名健儿跃入江中,向对岸游去。杨帆见状,不顾一切奔向岸边,跳进江水,跟在爸爸身后。

    此时,江癞子大声喊道:“卞石元,你父子俩---不听招呼,后果---自负!”卞石元听见江癞子的喊叫,回过头,猛地看见儿子杨帆朝自己游来,大吃一惊,将头伸出水面,喊道:“杨帆,回去,赶紧回去。”杨帆正游得起劲,那肯听话,回答道:“爸爸,没事的,我水性好,我保护您。”“杨帆,危险,回去。”“爸爸,快游,马上顶二流水了,冲过去,不然,被回水拉进黄老虎就完了。”卞石元见没了退路,只好硬着头皮,奋力游进。

    杨帆毕竟是小孩子,虽然识些水性,但体力明显不够,冲过中流后,便仰躺在水面,手脚都不听使唤。卞石元见状,朝着坐在救生船上的江癞子喊:“救杨帆,他不行了,快救杨帆!”江癞子操起喇叭吼叫:“卞石元,你儿子---不听招呼,擅自---下水,不受保护,淹死---活该。”江癞子见死不救,卞石元开始紧张起来,杨帆明显体力不支,非常危险,便靠近儿子说:“儿子,勇敢点,冲过去吃馒头,冲过去吃糖。”杨帆听见爸爸的话,顿时来了劲,又开始游了起来。此时他才明白爸爸的话,回过头,看见宽阔的江面,汹涌的浪头,害怕起来。他跟着爸爸向前游着,在浪里颠簸着,冲过中流水,拼命地向二流水游过去。他知道,过了最危险的二流水,便能安全上岸。

    突然,一个浪头打来,卞石元从水下钻出来,不见了杨帆,便心慌起来,头再次伸出水面喊:“江癞子,救人,快救人,我儿子杨帆死了,我跟你拼命。”江癞子此时索性坐在船头,赖赖地回了一句:“杨帆---不在---我的---保护之内。”他就是要看着杨家父子在急流中挣扎。突然,一股江风吹过,江癞子的绿色帽子被吹进江里。

    又一个大浪打来,白木船陡然倾斜,江癞子瞬间掉进江中,拼命挣扎起来,大声喊:“石元--救命,石元--救命!”卞石元正在江面上搜寻儿子杨帆的身影,突然听到江癞子呼救,赶紧游过去,他想抓住江癞子,却没成功,自己反被大浪压下,连呛了几口水。等卞石元从水下露出头来,只有滔滔的洪水,已经完全看不到江癞子踪迹。

    正在卞石元惊慌失措时,儿子杨帆从水里冒了出来,而且骑在一根木头上。卞石元看见儿子,一个翻身游了过去,他也抓住了这根木头,手脚并用,向岸边游去。

    卞石元将杨帆托举上岸时,杨帆近乎瘫痪,脸色苍白,不停呕吐。父子俩坐在江边,唉声叹气,侥幸捡回一条命。望着汹涌的江水,他突然想到妈妈江凤,杨帆被浪卷进水里时,不仅没毙命,相反碰巧抓到一根木头,如果不是他奶奶江凤在护佑,杨帆能有如此运气?

    卞石元第一个游到对岸,获得嘉奖,两个馒头。此时,杨帆已经缓过神来,他仿佛忘记了水里惊险的一幕,显得异常兴奋,他啃吃着馒头,对爸爸嘿嘿地笑,说:“我能畅游长江了,我们年轻人就应该在大风大浪里锻炼成长。”卞石元责怪说:“你以为这是在比赛吗?错了,我们今天差点就葬身鱼腹,这是在玩命,孩子。”杨帆已经被胜利的喜悦占据,他根本没有为自己死里逃生害怕,而是为横渡长江的勇气自豪。

    卞石元看着儿子高兴的样子,说:“你没看见,江癞子是不会救你的,你违反纪律,不懂比赛规则,感情冲动。今天要不是妈妈。”卞石元说出妈妈二字,便觉得不妥,住了口。而杨帆却想一探究竟,问道:“妈妈?妈妈是谁?”卞石元缄口不语,连连摆头。卞石元心里显然在思念江凤妈妈,这是杨帆无法明白的,他经历两次江上风险,大难不死,而且这一次儿子杨帆绝处逢生,让他不得不相信,江凤妈妈就在这石沱河里。

    “江癞子呢?”杨帆突然想起江癞子,于是问道。“江癞子就没你这个好运气了,黄老虎下收尸。”卞石元说。“江癞子竟然不救我,他才活该。像这种人,鱼见了都恶心,一头花斑癞,满肚子坏水,鱼都不吃。”杨帆气鼓鼓地说。“孩子,江癞子人都死了,一了百了。好了,咱们回家。”卞石元此时已经是五味杂陈,杨帆奇迹般的活了,江癞子却奇迹般地死了,成了本次运动会唯一的牺牲品。简直是瞬息万变,神鬼莫测。

(声明: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或转载本书之部分或全部内容)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谢天]

  1. 重庆实施农村人居环境整治 未来三年完成21个重点项目
  2. 文化游成国庆重庆旅游最大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