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哼树园》(二十一)

(二十一)

    原定十天时间只用了七天,卞石元他们伐齐了建造一条船的柏木、杉木、楠木、皂荚木、楠竹,陆续搬运到大龙河边。他们接下来就是等待,等待着天降大雨,突发“齐桶水”,将木材冲到长江口,然后扎成木筏子,放流到石沱河。这是水木匠谭大村的主意。

    果然第二天下了一场暴雨,河边的木料全部冲走。卞石元便安排了两个年轻人,沿河跟进,搜寻被卡的木头,其余人等,连夜赶至大龙河口捞木。

    山里的“齐桶水”果然厉害,短时间内,河水陡长,来势汹汹,再大再长的木头,只要卷进河里,便飞流而下,畅行无阻,极少有被卡着的。因为那山洪积少成多,越往下游,水势越大,而且沿河根本没有石桥拦河坝之类的障碍物。到了河口地段,水流又趋于缓慢,利于捡拾收拢。

    卞石元带着一行人,马不停蹄,走了一天一夜,到达出江口,卞石元租了两条打渔船,一天的时间,就将一百多根木材收聚河边。接着,他们分工合作,划开竹子,一层二十根木头扎牢捆实,足足重放了五层,竟然就像一艘小航母。接着在木筏前后绑上舵木,中间搭建一间小屋,扎上一只领航小木筏。木筏自然由络腮胡梁甲贵、大麻脸熊仁清驾驶,购买了两天的食物。卞石元眼看着大木筏漂进长江,才带着一干人回到石沱河。

    回到石沱河后,卞石元日夜守在大沙坝,等待着梁甲贵他们。第二天下午三时,卞石元望见大木筏在上游江面上出现,越来越近,像一艘小航母,雄赳赳气昂昂地驶来,卞石元大叫一声,带着人奔向水边。熊仁清早已爬到小筏上,用竹篙奋力地划,靠近岸边时,猛地抛下绳子,卞石元眼疾手快,接过绳子后迅速套在栓船石上,紧紧地拉住木筏。这时,卞石元看见石沱河看热闹的人群从四面八方赶来,站满大沙坝,便招呼木船社的职工开始搬卸木材。

    事后卞石元才知道,这驾驶大木筏子也非易事,梁甲贵、熊仁清两个老船工,在木筏上,一天一夜不曾合眼。一旦触礁散架,两人必有性命之忧,而且木头沿江漂流,对过往船只,可能面临灾难。好在梁甲贵是位经验丰富的水手,谙熟沿江急流险滩,才能圆满地完成任务。

    这石沱河的人称造船的人为“水木匠”,还不仅仅是他们常年在水边干活,而且建造的是水上运输工具和与之相关的用品。这水木匠与岸上做家具修房子的“旱木匠”相比有天壤之别,做工更加精细自不必说,光是工艺流程就特别有讲究,旱木匠是用墨斗拉线,接骨斗榫,直来直去,水木匠则船底船舷,圆来翘去。就是那塞木缝的原材料也是不同,旱木匠用木屑,水木匠则用竹瓤,挑选的都是耐水耐腐蚀的。那些水木匠还有一项本事,上岸能打船,下水能划船。这都是石沱河码头人的聪慧之处,多一份手艺,多挣一份钱,也就多一份生存发展的希望。

    石沱河秋雨过后,长江水位下跌,大沙坝已经全部露了出来。夏天砍伐的木材,经过几个月的晾晒,已经干了。卞石元决定,将大沙坝作为石沱河第一艘柏木船的建造基地,一者地势开阔,便于堆码木料,二者冬季造好了船舱,即使来年春雨爆发,水位上涨,也能在水上作业。就这样安排妥当后,石沱河的大沙坝上,“乒乒乓乓”的打船声便不绝于耳,沉寂多年的石沱河开始热闹起来。

    船工们常说,烂船也有三百钉,谭大村就是用铁钉将一块块柏木、皂荚木抓牢,打进船身。卞石元几乎就住在船厂里,昨天他将背回的石灰泼洒水,见石灰已散,便用筛子筛,他刚筛了几下,石灰被风吹起来,扑满他的全身,他顿时被石灰呛得几乎闭气,跑到河边,捧起水一阵冲洗。谭大村走了过来说:“卞主任,筛石灰时,人要站在上风口。”“嗨,知道石灰厉害,但还是着了道。”谭大村哈哈大笑起来,两人说着话便又开始筛起来。

    在谭大村的指点下,卞石元将石灰装进大碓窝里,倒进桐油,然后使劲地舂。整整一个上午,卞石元已经舂得手臂酸麻,但谭大村看了看说:“不行,这捻子还没舂熟。”他用笤帚将一块石板扫干净后说:“将捻子搬到石板上,用木棒翻来覆去的捶打。这个捻子是填缝用的,不熟透就不能用。”见卞石元照着做了,便从船底下拿出一把砍柴刀,在一边刮起了竹瓤。

    一天下来,卞石元的石灰捻子做成了,谭大村的竹瓤子也刮成了一座小山。竹瓤子塞缝,捻子填缝,这都是极其耐水耐腐蚀的纯天然材料。第二天早上,卞石元刚进厂子,谭大村已经领着三个徒弟捶打铁钉。见了卞石元,说:“卞主任,今天抽竹麻。”卞石元望着谭大村说:“抽竹麻?怎么抽?”“嗯,你点燃一堆火,将竹子一截一截的锯下来,在火上烧。”

    卞石元迅速点起一堆火来,然后锯下一截竹子,用火钳夹住,放进火里烧了起来。这时,谭大村走了过来说:“竹子再硬怕火烧。你看,它已经烧得出油变软了,你拿出来竖着放到地上,用锤子往下敲。”卞石元还没敲几下,便看见竹筒上现出一根根竹线来,便用手抽,果然抽出竹麻。一个上午下来,就有了一堆竹麻。卞石元看着竹麻,心里好生激动,谭大村这个水木匠果然名不虚传,胸藏造船技术,确为石沱河之难得人才。

    原来,这柏木船在水下行驶,船身务必光滑,铁钉也只能打进船身,用捻子糊上,绝不能裸露在外。而打船材料取从自然,大小弯直不一,造成的船身,便存有缝隙,有了缝隙就得塞填。这个塞填活儿,可是十分细致艰苦的。谭大村就是在缝隙里钉上带勾的铁钉,然后用竹瓤子一锤一锤地敲打填充,然后在竹瓤子上填上捻子刮平,再经过粗砂纸打磨之后,开始用桐油涂抹,就是这桐油也得涂上三层。

    石沱河镇第一艘船建造完毕,能装载七十吨,四十人划,在石沱河沿江一带,首屈一指。杨小河给它取了个响亮的名字“火箭一号”。正当卞石元他们准备大船下水时,却迟迟不见江水上涨,后来江水上涨后,却发现没到达大船位置。眼看江水即将退去,卞石元决定掀船。

    杨小河书记发动各村紧急行动,很快调来一百多位壮士。卞石元做了一番部署后,梁甲贵站在船头,拿起铁皮喇叭,喊起了抢滩号子。站在船底的人,则用肩膀顶着船,应着号子,一起发力。虽然每个人都是光着身子,大汗飞舞,步调却惊人的一致,没有一个人偷懒。大船随着号子声有节奏的抖动,在沙坝里一点一点向水边移动。不到一个小时,船就漂浮在宽阔的长江上了。

    有了火箭一号,让卞石元他们有了底气,石沱河木船社开始有了收入,还发放了第一个月的工资。卞石元现在已然看到了希望,便暗自下定决心,打造“火箭二号”。

(声明: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或转载本书之部分或全部内容)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谢天]

  1. 一图读懂|第一个五年,乡村振兴这么干!
  2. “解决难点、乱点问题,确保老百姓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