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哼树园》(十八)

(十八)

    卞石元在鄂西忠路镇遇见的那位带枪小头领,正是杨小河。他现在就在县政府大院里,具体工作便是做县长的保卫。他离开火石岭后流浪到了哪里,什么时候参加的游击队,这些还是个谜。但现在杨青云和卞石元知道了杨小河的下落,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卞石元已经给哥哥去过信了,但哥哥一直没回信,也没回到石沱河。因为从石沱河到县城,得走一天一晚,而且山路难行,常有猛兽出没。杨青云每每念叨,思念儿子,卞石元也只能做些解释工作。

    话说杨小河在县里机关做事,深得领导信任,他上过战场,枪法准,当过游击队长,在刚解放的县城里,派上了大用场,他成了县长身边的得力干部。后来,杨小河跟县文工团的演员沈菲菲恋上了。

    杨小河恋上沈菲菲,这在县城里算是特大新闻。沈菲菲是县文工团演员,身材修长,瓜子脸,两只凤眼顾盼生辉。真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沈菲菲成为年轻人竞相追逐的偶像。她饰演《白毛女》中“喜儿”角色,受到观众好评,要代表县文工团去省里汇报演出,县长派出自己的警卫员杨小河带枪护送。

    要翻越斗山,走一天的山路,才到达长江边,再乘船转车到省城。杨小河对沈菲菲崇拜有加,这次有幸护送,更是关心备至,他背着沈菲菲的戏服行李,一路上鞍前马后,用心伺候。而杨小河壮实的身体,一身戎装,虎虎生威,也引起沈菲菲的好感,尤其是听了游击队为解放大军带过路送过粮草的故事,沈菲菲简直听得如痴如醉,竟然把他当成心中的英雄。返回县城,两人坠入爱河,不久便结了婚。

    杨小河婚后不久,被任命为石沱河镇党委书记。这一下可乐坏了杨青云,父子不仅神奇般地团聚,而且儿子还带回一位漂亮的妻子沈菲菲,真是喜从天降。

    这时候,正是石沱河百废待兴之际。上班的第一天,杨小河便摸清了全镇的经济社会状况,他在日记中断续写到:“石沱河三有三无两不通,有人有石有水,无工业,无税收,无码头,不通公路,不通电。这里其实就是穷山恶水,百废待举。要改变它,必须要有超凡的思维和勇气。”他想努力改变。而卞石元也开始触摸到小河哥哥那颗滚烫的心。

    杨小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修渠引水。石沱河就在一块巨大的青石板上,山洪一过,滴水难留,要喝水,只能砌个水塘,挖个牛滚凼,吃这“天落水”。位于斗山脚下,有一股清泉涌出,四季不断,如能修一道斗山大堰,将泉水接到镇上,不仅解决全镇人畜饮水,而且给光石板上的庄稼地,带来源源不断的水,做到旱涝保收。上任不久,他便开始规划打通这二十公里水渠的计划。但摆在政府面前最大的问题是资金,就算劳动力不计酬,仅仅工具、炸药、雷管等物资预算,需要五万元,对于没有财税收入的穷镇来说,这无疑是个天文数字。

    这个计划也同时遭到一些干部的质疑。“祖祖辈辈都这样过来了,修什么水渠?”有人在会上公开讲话抵制。“我们镇是全县人口最多的,但是,穷人都挤到了一块儿,财政压力大,镇里干部半年领一次工资,一个季度报一次差旅费。这样的地方,用什么去修渠。”有干部在私底下抱怨。“杨书记,修渠的事,还是到县里跑跑,多动点脑子,找上级要钱吧,而今眼目下,要紧的是解决肚皮吃饭问题!”

    这样的窘境,年轻的杨小河当然清楚,但这是石沱河的致富渠,修通这条渠,是全镇人民的共同愿望,老百姓的事情只要认准了,一定要办,而且一定想方设法办好。其实,杨小河已经找过县里的领导和有关部门,回复口径惊人一致“没有资金”。在一次镇政府专题研讨会上,杨小河提出“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只要苦干,不要苦等”的口号,鼓励全镇干部群众展开讨论,积极建言献策。

    全镇大讨论,最后归结到“集资修路”的点子上,全镇一万余人,人均捐资五元,政府、学校等机关职工人均十元。这个方案得到绝大多数人的响应和支持。对于贫困人口不参加捐资问题,杨小河想到一个办法,号召干部党员带头多捐,他自己表态捐出一个月工资,以此弥补缺口。

    这样的决策,却给卞石元出了一道难题,父子俩几乎没有积蓄。怎么办?他想到了钟师傅,他要找师傅借钱。他与父亲杨青云商量后,决定去拜访钟家,他一定要凑足两百元,带好这个头,支持哥哥的创业计划。

(声明: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或转载本书之部分或全部内容)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谢天]

  1. “解决难点、乱点问题,确保老百姓满意” 
  2. 重庆农民喜迎首个中国农民丰收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