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哼树园》(十一)

(十一)

    小鱼仔与钟小楼成了一对小伙伴,这个钟小楼除了爸爸妈妈之外,就愿意跟小鱼仔呆在一起,他甚至都不跟哥哥姐姐说话的。今天中午,小鱼仔正在写字,钟小楼回来了,看见家里没人,便问道:“爸爸妈妈到哪里去了?”小鱼仔抬起头来说:“到火石岭挖地去了。”钟小楼放了书包,走到小鱼仔身边,看见小鱼仔写完一个字后,用手夺过毛笔,说:“大沙坝,走,玩去。”小鱼仔听钟小楼一说,顿时来了兴致,跟着小楼来到江边。他想起了妈妈江凤,想起和哥哥杨小河钻眯鳅,想起被急流冲进黄老虎,想起妈妈跳江的黄葛树。这些都一闪而过,唯一激励着他的,就是大沙坝的小石头和游戏。

    小鱼仔可是知道多种沙滩游戏的,他告诉钟小楼,先玩“烧火龙”游戏。他曾经和哥哥杨小河一起在江边玩过,就在沙坝上挖一条长长的洞,盖上石块,堆满沙子,在下面烧起柴火,烟子便钻进沙洞,向上蔓延,便成了一条长长的烟龙。

    钟小楼见小鱼仔玩得高兴,也在一边帮忙,直到“烧火龙”冒出了浓烟,她才离开。钟小楼却对江边五颜六色的长江石感兴趣,他的荷包里塞满了石头。小鱼仔看见长长的火龙居然能够做成,心里便有了成就感。他看见钟小楼去到江水边,也跟了过去,帮着小楼捡石头。

    钟小楼一边挑选石头,一边唱起儿歌:“炸子林,老虎凼,乌龟凼,螃蟹大。烧火龙,大沙坝,细沙坝,烟子大。马尿溪,高又高,天上水柱打响篙。”听见小楼唱,小鱼仔便有一种儿童天然的好奇,他因为听过很多遍了,也能唱这首儿歌。他就问小楼:“炸子林在哪里,那里好玩不?”小楼突然停止唱歌,用手指着小鱼仔额头,说:“别说话,九头妖怪要吃你。”在小鱼仔的再次提问下,小楼才咯咯笑开了:“炸子林,在北边,有条流水沟,很多板栗树,树上的毛毛果,炸开时,掉一地,这个时候要小心哟,毛毛果上长满刺,刺进你的光脚板。那边还有老虎凼、乌龟凼,都是水塘,螃蟹这么大,真是好玩。”“老虎凼有老虎?”“当然有,黄老虎坐盘盘石,嘻嘻。”小楼说完,用手比划了一下。小鱼仔没有去过炸子林、老虎凼、乌龟凼,还有从天而降的瀑布马尿溪,很是好奇,他跟小楼约好,一定要去玩。

    突然,钟小楼问道:“小屁娃,你知道这些石头怎么来的吗?”小鱼仔一听,顿时便兴高采烈起来,眉飞色舞地说:“妈妈说过,是月亮下的蛋。”“什么什么,月亮蛋?”“嗯啦,没听过吧?天上掉下来的哟。”“哼,你骗人,我爸爸说,是地上长出来的。”钟小楼说完,便用手指按住小鱼仔额头说:“月亮是白的,月亮蛋为啥有红的、黄的、青的、蓝的,还有紫色的?你快说呀。”小鱼仔用手轻轻拂开小楼指头,说:“月亮是天上的神仙,下的蛋,肯定不同的,这是我妈妈说的。我妈妈还说,江边的小石头会长个。如果不相信的话,到了晚上,月亮会来割耳朵的。”钟小楼下意识地捂住耳朵说:“长个?割耳朵?”“嗯,不信,你拿回去天天看。”“哼,你骗人吧?”“不骗你,我妈妈怎么会骗人呢。还有呢,小石头放在枕头下会动,还会打架。”钟小楼捏着耳朵,怔怔地看着小鱼仔,半信半疑,而且小鱼仔也有妈妈,这是她从未听说过的。钟小楼觉得小鱼仔知道的事情那么多,便开始对小鱼仔崇拜起来。

    当天晚上,钟小楼便将一堆小石头放在枕头下,耳朵贴在枕头上,她一会摸摸,一会看看,这些小石头到底会不会唱歌,会不会说话,会不会长大,会不会打架,这可是月亮下的蛋。钟小楼迷迷糊糊中睡了,睡得特别香甜,她做了个梦:天上响起一阵仙乐,江面上出现五彩祥云,每一朵祥云上都有一轮弯弯的月亮,越聚越多,纷纷飘落在河滩上。钟小楼猫着腰,轻轻地走进沙滩,月亮们发现有人,呼啦啦架上祥云全飞走了,河滩上满是五光十色的月亮蛋。钟小楼看见两颗洁白的月亮蛋,亮晶晶地闪着光,便格外喜爱,正要弯腰捡拾,这对月亮蛋竟然真的跳了起来,向前飞去。钟小楼小心翼翼靠近,突然扑过去,双手罩住,但石头却从她手里蹦了出来,飞到背上,呵呵的逗笑。钟小楼突然一个转身,张开双臂,将两只月亮蛋紧紧抓住,迅速揣进怀中。“逮住了,逮住了。”钟小楼说着梦话,从梦中醒来,她感觉有些冰凉,用手一摸,却是一堆石头顶在胸口。她又摸了摸耳朵,耳朵还在,便放心了。“嗯,这月亮蛋不但能笑、能动,还能飞的。”做了这个梦以后,他真的相信小鱼仔的话了。

(声明: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或转载本书之部分或全部内容)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谢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