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哼树园》(十)

(十)

    小鱼仔被马铁匠逐出师门之后,在钟家作坊反而过得很幸福很开心。本来这样的日子足以让他安心的,但最近他有一件事开始萌动、发芽,越来越让他不安。马师傅的古怪,毒打,痛骂,鄙视,羞辱,在他幼小心灵里烙上深深的伤痕,他几乎不与马师傅见面,但他时常去看马铁匠的儿子马虎,他觉得马虎哥憨厚老实,在铁匠铺子好像也过得并不如意,同病相怜吧。但由于忙,好长时间没与马虎碰面了,今天正好有空,到了晚上,他要约马虎出来坐一坐。

    月光洒满了石沱河,石梯街上一片静谧,劳作一天的码头人已经进入梦乡,唯有长江上偶尔传来轮船汽笛声,划破空寂。小鱼仔站在马家的石门前,便轻声地喊马虎,马虎听到小鱼仔的声音,下楼开门,两人便一起来到江边,坐在小鱼仔妈妈江凤落水的那棵黄葛树下。在马家铁铺的那些年,这里可是小鱼仔的诉苦之地。

    因为马虎从不主动说话,小鱼仔便先开了口。“铁铺子生意如何呢?”小鱼仔问。“哼---嗯---,还行吧。”马虎说话很慢。“你今年都二十出头了,马师傅指定给你娶媳妇的。”“哼---嗯---”“你打算一辈子干铁匠了吗?”“哼---嗯---”

    小鱼仔望着江面好久,又说道:“马虎哥,师傅对你好吧?”马虎突然捡起一块石头,猛地扔了出去,说:“别提了。”“咋的啦?你不是过继给他当儿子了吗?你就是师傅的少爷。”“哼,幺爸这个人,你不是不知道,嫌贫爱富,我家穷,他就是瞧不起。我爸爸妈妈可是有骨气的人,每次来看我,给我带好吃的,就是不进幺爸家的门。”“那你为啥不回去住?”“回去?我自打从家里出来,便认定是幺爸家的后人,马家祠堂的族谱书上都更改了的。再说,咱家那么穷,还有几个弟弟妹妹,饭都吃不饱,我回去,日子怎么过?”“哦,马虎哥,师傅给你开工资吗?”“工资?工资没有。幺爸说,有吃有住的,还拿工资干什么?这个家今后都是我的,马家铁铺的锅碗瓢盆统统都是我的。”“按说是这么个理啊。”“但是,我还是想有工资。”“马虎哥,工资的事咱就别想了,我也一样,没有工资。你幺爸说得也有理,我和你,能有住有吃,那比什么都强,没吃没住,我们还能活下来吗?工资嘛,嗯,咱们今后也要开作坊,咱们自己给自己发工资吧。”小鱼仔说这话时,眼里发出了亮光。

    马虎抱住头,突然说:“幺爸打我,经常打我。”“啊,马师傅也打你?”小鱼仔很是惊讶,爸爸怎么会打儿子呢。“他嫌弃我。”马虎说。“不会吧,你是他儿子。”“不不,他经常打我,我不是他的儿。”“为啥?”“嗯---哼---”“为啥?”“我不想在幺爸家了。”“你不是还有个房间,不是还有一床绣花被,不是还有蚊帐吗?”“总之,我不想呆在那里。小鱼仔,你给我找个人家吧。”“马虎哥,我这个样子,到那里给你找人家,再说,师傅不打断你的腿吗?”

    小鱼仔第一次听到马虎哥的话,非常难过,马虎哥在自己眼里,可是马师傅的儿子,少爷,自己羡慕不已的人,可为何师傅会打他呢?马虎哥为何却生出这般离家的想法呢?其中定有隐情,小鱼仔便一再追问。

    马虎禁不住小鱼仔的盘问,说道:“幺爸就是把钱给了江团副,还在给他打制长刀。”说完,看着小鱼仔继续说道:“江团副,知道不?就是住在哼树园的那个国军团长。哼,龟儿子江副团长,他抢了哼老爷的庄园,霸占了哼记盐店,他就是个贼。幺爸跟这个人搅到一块儿,肯定没个好结果,江团副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大骗子,幺爸一定会败光这个家的。”“哼老爷?我---”小鱼仔当然知道哼老爷是谁,但话到嘴边立即打住,自己的身份那是绝密,必须得守口如瓶,一旦敞了出去,说不定惹来杀身之祸。但是这个哼老爷以及哼树园,在小鱼仔的脑海里,已经模糊了。他现在都产生了怀疑,残存在心里的那点关于儿时家的记忆,是不是真实的。而让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只有火石岭鬼头树下的江凤妈妈,还有杨青云爸爸,杨小河哥哥。

    “马虎哥,抗日战争结束了,但听说又要打内战了。国军要剿匪,把共产党八路军赶尽杀绝。”小鱼仔正因为内心尚存的那点仇恨,对于江团副这支国军所做作为,极为不齿。“国军打仗,国民遭殃。”马虎回答。

    “你听说过下街的甄医生不?”马虎突然问小鱼仔一个问题。“不知道。”小鱼仔把头摇了几下。“天底下好人多。”“马虎哥,又出了什么事吗?”“你在钟家,都不关心天下大事了。”“嗯,你倒是快说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甄医生当过检察官,后来又改行当律师,还是一位了不得的大律师。”“医生改做了检察官律师,这有什么稀奇的。” “他不止一次地从国军手里救人,你说稀奇不稀奇?”“虎口救人,的确稀奇。”“这位甄丸医生就是咱石沱河镇的人。过去他就是省城大名鼎鼎的律师,曾经在在法庭上硬生生地救下二十条人命。”“二十条人命?”“嗯,这要是在江团副手里,这些人,早就没命。”“他们是些什么人呐?”“江团副认定就是共产党人,那要是在江团副手里,肯定遭到秘密杀害,草菅人命。”小鱼仔越听越糊涂了,不住地摆头。马虎接着说:“肯定也有人像江团副一样,想在法庭外处决他们,像江团副处决哼老爷一样。”卞石元越听越糊涂,他根本就不知道马虎哥说的是什么,除了石沱河这条独石街,他那里都没去过,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怎样。但是,仅从马虎哥口中,卞石元却能够判断出,甄丸先生一定是位了不起的人物,能公开与江团副这样的人抗衡的,定然是要有视死如归的勇气的。

    听到哼老爷几个字,小鱼仔心里一紧,噤声不语。马虎扔了一块石头,石头在江面上飘了三下才落进水里。“法庭上的辩护,甄医生赢了官司,二十几个人,都没有被判死刑的,都留下活口。”马虎说完,还啧啧称赞起来。

    此时,小鱼仔便开始暗暗佩服起马虎来,一者他年龄大一点,叫一声虎哥,二者他在马师傅家里,竟然能听到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新闻。两人在江边坐了一个时辰,才告别回家。

(声明: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或转载本书之部分或全部内容)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谢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