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向命运低头 花季少女笑对多舛人生

在教室中学习的路花

    有喜有悲才是人生,有苦有甜才是生活。人生在世,一个“笑”字很重要。笑对生活,不求;笑对波折,不恼;笑对人生,无拘;笑对得失,无忧。

    有人说,她像一朵生在路边的花,开得鲜艳,开得芬芳,没有因为自己的不幸遭遇而自卑,早早学会了坚强独立,笑对人生。

    她叫路花,她如她的名字一般美丽。

    出生被弃,却收获两代慈爱

    十六年前,还在襁褓中的路花因为出生时身体带有缺陷被父母遗弃在路边,从被人捡回去再到遗弃,辗转三次她来到了西沱镇敬老院。

    在人们面前,路花总是笑脸相迎,谁也看不出这个乐观开朗的女孩身世竟如此坎坷。

    刚来敬老院的时候,敬老院是王中林(现西沱镇敬老院院长)的父母在负责。为了孩子健康成长,两位慈祥的老人就让路花住在自己家里,把她当作亲孙女,百般疼爱,路花就成为家中一后,便和王中林两个儿子,一起成长,至此,有了哥哥、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的疼爱,路花在这个大家庭里幸福成长。

    “那时候的我很怕听到别人对我的谈论,“孤儿”一词更是让我自卑不已。”路花说,因“独特”的身世路花被调皮的同伴捉弄、嘲笑,自己慢慢地就变得内向和自卑,很少与他人说话。每当这个时候,爷爷奶奶总会抱着路花安慰她说:“谁说你的嘴巴不好看,在我们心里你是最漂亮的。”

    “我很庆幸,在这里遇到了宠爱我的爷爷、奶奶和无微不至照顾我的爸爸、妈妈,还有疼爱我的哥哥们。敬老院里,还有许多可爱而慈祥的老人,他们在这里安享晚年,我爱这里的所有人,爱这里的一切。”路花告诉记者,爷爷奶奶总会将好吃的留给我,就别人给的糖果都会放在兜里,然后给我吃,总之,什么事情都要先考虑我。

    “现在她已经上高一了,希望她能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我也不指望她能够怎样报答我,她早已是我们的家庭成员,只要她能健康平安就行了。”王中林说。

    随着爷爷奶奶相继离世,身边有人会问路花,你要不要走我家去?每当听到类似的话,她总会坚定说“我不去,这里才是我的家,就算爷爷奶奶已经离去,我也不会走的。”或许在年幼的她心里,这样说了别人才不会让她和这个家分开。

    坦然生活,笑对冷嘲热讽

    爷爷奶奶的离去对路花产生很大影响,让她一度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黑暗那段的时光,以后其他孩子再嘲笑自己时,再也得不到爷爷奶奶的安慰了。

    爸妈和哥哥们似乎看出了路花的心思,哥哥们都跟她说,“妹妹以后再有人嘲笑你就回来跟哥哥说,我们都舍不得欺负的妹妹,怎么能让他们欺负。”

    其实在路花刚到这个家庭不久,她的家人就开始想方设法的让她的嘴唇变得跟普通人一样,后来得知在重庆就可以做唇腭裂修复手术时,在王中林的陪伴下,路花分别在两岁半和六岁时做了唇腭裂修复手术,现在,手术修复效果明显,嘴唇上只有轻微的疤痕。

    自强不息,热爱学习生活

    “路花刚来到我这个班的时候,我第一感觉,路花就不是那么有幸福感的学生,后来通过沟通了解,我才知道了她的身世,但是她在班上,学习一直都很很努力,我非常欣赏她,她即使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也能如此坦然面对生活,令我感触颇深。”班主任刘书成介绍说,她还是班上的女子排球队长,与同学关系和睦,积极参加学校组织的活动,她在校的表现受到了学校领导和任课老师的一致认可。

    刘书成知道了路花的身世后,在学习和生活上都很照顾她,主动向学校反映情况,路花在学校和社会上都获得了很多资助,更有好心人经常到敬老院看望她,这些都给路花的学习和生活带了阳光和希望,始终保持一颗积极向上的心。

    路花曾在自己的作文中写到:“老天待我不薄,我是如此幸运,从免学费、书本费再到国家助学资助以及政府的关心,我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来自祖国大家庭的温暖……我也很感谢那些给予我帮助的人。即使有些人素昧平生,但我仍对他们心存感激。希望那些被关爱的孩子们,千万别丧失对生活的希望命运为你关上一道门,必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随着年龄的增长,接触的人和事越来越多,在学习生活中,路花的性格渐渐变得开朗了许多。

    “我如今已经不会再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了,活出自己,挺好的,也没了当初的那种恐惧感,我学会了坦然面对他人异样的目光。”路花说。

    “其实没有什么好自卑的,有那么多关心、爱着我的人,我和普通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同。”现在路花能大声说出原来不敢说出的心里话,没错,我是孤儿,但那又如何!我依旧快乐地生活着。(记者 王秦 文/图)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谢天]

  1. 习近平出席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欢迎宴会并致祝酒辞
  2. 习近平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八次会议上的讲话(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