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路出家的根雕天才

  一个普通的树格蔸(树根)或一截木头,经过一番雕刻、打磨,就成为一件栩栩如生的艺术珍品,令人拍案称奇、叫绝,甚至不惜重金购买。曾以为,这种点“木”成金的根雕绝技,没有名师多年的言传身教和自己数十年如一日的潜心研习,是学不到的。但是,据说有人45岁才业余创作且无师自通快速成才,作品被誉为“立体的画、无声的诗、凝固的音乐”,惊动了重庆、北京的根雕名师、大师,并接二连三在全市、全国获大奖。这个人叫马世福,是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下路小学的一名土家族退休教师。这是一个荒诞无稽的神话,还是一个大器晚成的励志故事?2016年11月11日上午,我和文友走进下路镇的桥沟(地名),一探究竟。

  在桥沟街头公路边的“马氏根雕”门市部前,马世福接待了我们。

  “马氏根雕”门市部有两间门面,堆放着正在加工或等待加工的树格蔸、木头和雕刻工具。这个门市部不用说找不到地方坐着,就是进去参观一下都不容易。马世福好不容易才从里面拉出两个小凳子,用气管吹掉凳子上面的木屑和灰尘,放到门市铺前的空地上请我们坐,自己再回头找来一个凳子坐下,就这样接受采访。

  害大病心灰意冷 根雕竟成“救命药”

  马世福1954年10月生于下路镇高平村,全国恢复高考制度那年考入石柱师范,毕业后相继担任村校和乡镇小学的语文教师,1992年起任下路小学的工会主席,同时继续教毕业班的语文课,2004年起改教体育课,直到退休。

  全心全意教书育人的马世福,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接触根雕并与根雕艺术结下不解之缘,靠做根雕成名、创业。

  1995年底,马世福感觉身体不适,到医院一查,竟是乙型肺炎。于是,教学之余,他开始了漫长的治病过程。整整一年半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严重恶化,他感觉已是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了。而自己治病要钱,家里两个孩子上学要钱,妻子摆个小摊也赚不了钱……马世福原本好强,喜欢争强好胜,但在严重疾病及空前“经济危机”的双重打击下,他的精神崩溃了,觉得自己除了眼睁睁地等死,已经别无选择。到1997年初,马世福更是抑郁、沮丧,万念俱灰。

  新年到来,万象更新,石柱城乡张灯结彩,喜庆佳节。但这喜庆气氛与马世福没有多大关系。他忍着病痛,夹杂在笑逐颜开的人群中,像“游魂一样”(后来他自己这样形容),在县城缓缓地游荡。游荡到休闲广场时,无意中看见广场摆放着许多根雕作品,观众络绎不绝。一打听,原来是石柱县花鸟协会组织的根雕艺术展,便随意浏览起来。那一件件造型各异、仪态万方的根雕艺术品,或引人遐想,或催人奋进,但也有作品看起来并不怎样。马世福忽然产生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如果我来搞根雕,雕出的作品会是什么样子?……肯定比这些作品强,前来观看的人肯定更多!”这个想法,重新激发了马世福藏在骨子里的好胜心。他激动不已,跃跃欲试,恨不得立即操起雕刻刀一试身手。

  马世福从县城回家,立即上山挖回几个杂树格蔸,买了一把锯子、两把撮子(凿子)、一把开山(斧头),一有空就坐在家门前做根雕。他不懂任何根雕知识,更不知道雕刻技巧,完全按照自己的主观想像,随便雕刻。

  病入膏肓、意志消沉的马世福老师做根雕了!这消息轰动了下路乡村。不少过路人(包括学生、家长)停下脚步,围观一番,议论一番,好听的难听的都有。马世福就当没听见,依然执著地雕刻,雕刻。迷上了根雕后,马世福常常忘记了自己的病,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有时即使想到自己的病和处境,感觉痛苦也减轻了许多。

  三个多月后,马世福完成了两件处女作:一件是《仙鹤》,一件是《孔雀》。两件作品摆放在家门前,吸引了更多的过路人前来围观和评议。

  有人在围观赞叹之后,找到根雕的作者。

  “马老师,你这两件作品卖不?”

  自己的根雕卖不卖,或者说卖不卖得出去,马世福没有想过。但既然有人问,又何乐而不卖呢?

  “卖呀!”马世福立即回答 。

  “那你说个价钱。”

  经过一番讲价还钱,《仙鹤》以108元成交,《孔雀》以600元成交(这是马世福的妻子帮助讲好的价格,做小买卖的妻子讲究“六六顺”和“八八发”)。两件处女作卖了708元。708元相当于当时一名小学教师两个月的工资收入啊。出此“天价”的人可不是笨蛋,人家是石二中(西沱中学)的谭和来,一名十分懂行的老师。

  这对贫病交加的马世福来说,犹如天降元宝,犹如雪中送炭!

  从没做过根雕的马世福,两件根雕处女作卖出“天价”的消息不胫而走,轰动全乡。村庄、学校迅速掀起了“根雕热”,下路小学的教师们“近水楼台先得月”,业余自发组织“根雕工艺小组”,邀请马世福领衔,一起学习、切磋根雕技艺。

  做根雕,不但找到了精神寄托,而且赚了钱。马世福兴趣大增,决心不断努力,争取做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有了第一笔卖根雕的收入,马世福治病有钱了,孩子的书学费也不愁了。说来也怪,以前怎么治疗都不见好转的病,如今同样的医生、类似的药物,居然特别有效,病情迅速好转,不久就康复了。唯一不同的是,他迷上了根雕,业余时间执著地探索根雕技艺。或许,根雕就是促使他恢复健康的妙药灵丹?反正,马世福认定是根雕救了他的命,如果不做根雕,他肯定是死路一条!理由是:当初与他一同住院治疗的乙肝患者,病情严重程度差不多,可别人都先后死了,只有他活了下来,而且活得比患病之前更好。

  恢复健康的马世福,教学尽心竭力,效率也很出色。业余做根雕当然更加尽心尽力,进步神速,作品越做越好,供不应求,而且年年参加县上的春节根雕艺术展览,深受观众好评。

  于是乎,石柱城乡盛传着这样一个说法:下路出了个根雕天才,半路出家,无师自通,迅速成名。

  “妙药灵丹”险害命 鬼门关前走四遭

  俗话说:是药总有三分毒。任何好药也不例外,妙药灵丹“服用”过量也会伤害身体甚至害命。根雕帮助马世福“治”好了乙肝病,助他增强了生活的信心和勇气,但也严重地伤害了他的身体,害得他走了四遭鬼门关,落下终生残疾。

  1998年的一个星期天,马世福一个人独自在家里用撮子雕刻一个桑树根。由于用力过大,一下子撮到左手杆上,顿时血流如注。马世福慌忙用右手捂住伤口,想阻止飙射的鲜血,但没有止住。家里人赶忙找来布条绑住伤口,尽量使血流量小一些,并找来车子火速送往医院抢救。医生诊断为左手神经和动脉血管断裂,且伤口太长,流血太多。经过手术治疗(止血,输血,连接神经和血管等),总算保住了生命,但左手失去了知觉,干活不大听使唤。

  2005年暑假的一天,马世福在沙子镇的七曜山上寻找雕刻用的树格蔸,双手抓住司马草爬上坡,不料左手抓到了一条青竹漂蛇,手颈处被蛇连咬几口。慌乱中的马世福滚下山坡,重重地摔倒在公路上。山里人都知道:青竹漂是剧毒蛇,被青竹漂蛇咬伤之后,若不及时排除蛇毒,蛇毒就会随着血液循环迅速传遍全身,很快就会死人。马世福赶忙取出随身携带的雕刻刀,划开蛇咬的伤口,强行排挤带毒的血液。几个过路人见了,也赶忙上前帮忙施救,男人们帮他挤毒血、联系救护车,女人们扯下长头发为他捆绑左手杆,尽量阻止蛇毒往体内流通。马世福被送到县医院抢救脱险后,又经过专治毒蛇咬伤的民间良医精心治疗10多天,才痊愈。本来不够灵活的左手,从此更不灵活了,连端饭碗、拿水杯子都不行。

  2006年的一个周末,马世福在马武镇的深山老林里挖树格蔸,不慎从几丈高的悬崖上摔落下来,虽然侥幸没有摔死,但右脚掌被摔断了。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里,他求助无门,只得打电话向百多里之外的家人求助。家里人开车往返5个多小时,才将他接回县城救治。

  还有一次事故,也使马世福与死神擦肩而过,虽然没有死成,但对他的身体造成了严重伤害,留下令人难以启齿的终生残疾。

  一次又一次的事故,一次又一次的挫折,不但没有使马世福退缩,反而使他坚定了追求完美根雕艺术的决心。他说,不达到完美,就对不起曾经拯救过自己的根雕艺术,就对不起自己受过的严重伤害。

  出类拔萃“马根雕” 渝京两地惊大师

  执著的追求,使马世福的根雕技术不断进步和完善。

  2007年初,重庆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会长彭勇来到石柱考察土家族民间根雕艺术,在县花鸟协会领导的陪同下,专程赶赴下路,实地考察马世福的根雕作品和他的根雕操作情况,对他的作品和技艺十分赞赏,同时也对他进行了一番技术指导。这是马世福第一次受到市级根雕专家的充分肯定和热忱指导,他深受鼓舞,也感到受益匪浅。

  这年6月,重庆市有关方面在三峡博物馆举办全市根雕艺术展览,马世福在彭勇副会长的大力支持下,携带了几件意象型的得意之作参加展出。他的作品引来许多市民和市内外行家里手的观赏,大名鼎鼎的中国根雕大师柯愈民先生甚至断言,“这是全国近20年来最好的根雕精品”。当他得知这些精品竟然出自一位半路出家的业余根雕爱好者之手时,更是惊叹不已。展览结束,马世福的作品获得了金奖,填补了石柱县根雕产品获得市级金奖的空白。年底,马世福又携带作品,代表重庆市根雕工艺品参加了北京奥运前夕的精品展示活动,引起京城市民和根雕大师们的高度关注,并且再次获得了金奖,成为石柱人获得的第一个国家级根雕艺术金奖。展示活动结束后,马世福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等部门评为“中国创造·民间文化品牌AAA艺术家”,获得了重庆市经委、人事局、广播电视局联合颁发、授予的“重庆市工艺美术大师”称号,同时获得了教授根雕徒弟的资格证书。

  一个半路出家、自学成才的业余根雕爱好者,能够接连获得市级、国家级的大奖和称号,实属难得。

  从那以后,马世福的根雕作品经常参加重庆、北京等地的重大展览会,并且几乎每次都有作品中元夺魁。到目前为止,仅获得的金奖、银奖就有几十个,获奖证书装了半个书柜。他的根雕作品,更加畅销,销价也持续上涨,一件作品卖几千元、上万元是常事,有一件名为《龙凤呈祥》的映山红根雕作品竟然卖出了26000元的天价,一些作品甚至卖到国外去了。

  退休埋头做根雕 心愿不了誓不休

  2015年10月,马世福年满60周岁,退休了。

  没有了教学工作的压力,马世福全身心地投入到根雕的创作和经营中。

  马世福先后在下路镇的桥沟、黄水镇闹市区等地,租了三套房屋,专门展示和加工根雕作品,主要加工经营点设在下路镇的桥沟。他家住县城二环路,早上6点从家里出发,到桥沟上班,晚上8点才回家,回家后还要带上加工材料和工具,加班两个小时以上。每隔一两天,他还要赶到黄水的加工点忙碌。

  一个60多岁的老人,还这么长年累月地劳累奔波,我们都感觉心痛。采访时,我们建议他招几个帮手或徒弟,让自己轻松一点。他说,想招,但是难招啊。

  原来,马世福有两个心愿:一是想把根雕产业做大做强,二是想多带些徒弟,尤其是多带些当地徒弟,将自己的独门绝技发扬光大,永远造福石柱的父老乡亲。两个心愿不了,他决不罢休。

  近年来,马世福一直想建立自己的公司,但因为种种原因,公司至今没有建起来。他曾与人合伙开办过根雕艺术公司,但也因故未能经营下去。他先后带过三个徒弟,但当地徒弟只有一名,原因是做根雕十分辛苦,而且难学、见效慢,不如外出打工挣钱快。所以当地人宁可外出打工,也不愿意跟他学根雕。而马世福的儿子儿媳女儿都是高学历,都有稳定、体面而且收入不错的工作,更不愿跟他学做这种“刨树格蔸”的苦活路。

  这么说来,我们的天才根雕工艺大师只能继续苦撑了。但年龄不饶人,岁月的风刀霜剑可比他手中的雕刻刀更残酷无情,他总有撑不下去的一天吧。

  大器晚成 的根雕工艺大师,有成功的喜悦,也有无奈和烦恼。(通讯员 冉从贤 文/图)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刘榕]

  1. 这次玩个大的,11省市网信办共同承办,网媒人共舞长江经济带
  2. 习近平对哈萨克斯坦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系列活动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