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你一条绣花巾

    木楼依山,吊脚翘角,古朴典雅;古树参天,古藤垂崖,小桥流水,鸟鸣花香。那是一个典型的土家小镇。

    车子在街口一家餐馆门前停下,不等下车,但见一个身着土家服饰的老板娘,满面笑容地招呼我们:“兄弟,看你们一路劳顿,进来歇一会儿吧!”

    “客人到了,上茶。”老板娘对着里屋喊了一声,就招呼我们在餐桌前坐下,问:“听兄弟们口音,是远道而来的客人。你们进这山里,有何贵干啊?”

    “西部大开发,东西要联通,我们是进山来测设铁路的。”听着老板娘说话一套一套的,我也给她一句大话。

    “啊!这山里真要修铁路了啊?”老板娘吃惊地问了一句。

    “那是肯定的,我们都来现场了。”说话间,一位头缠印花折叠帕,身着红绿花边衣,腰围黑色金线绣花巾,脚穿镶边花鞋,手戴亮闪闪玉镯的姑娘,托着茶盘来到桌前。

    啊!不是在做梦吧?只能在古典画里才有的美人儿,怎么在这山里还能见到,我张着嘴盯得姑娘不好意思。

    旋即,我们面前都有一只土碗,碗里漂浮着白色的饭粒。大伙儿不解地望着姑娘,姑娘大方地笑着说:“这是我们土家招待客人的红糖米米茶。”

    好有特色的土家米米茶!不知是米米茶的清香陶醉了我,还是姑娘的打扮吸引了我,我心里“砰砰”地跳个不停。

    “这担柴,只要你十块钱。”门外,一个大约五六十岁的老人看着我们,笑眯眯地对老板娘说。

    “怎能亏了德福叔呢?”老板娘说着硬塞给老人二十块钱。

    “咱山里人有力气咧。”老人还在推让。

    姑娘给老人端来一碗酒,老人脖子一仰,瞬间碗底朝天。

    老人用手抹一把嘴角,伸进内衣里不停地摸索着。

    “不要钱的。”老板娘按住老人长满老茧的手。

    “不,我想贵娃了。”老人说着掏出了一部表面被磨起花痕的手机。

    老人把手机附在耳旁很久,然后才颤巍巍地说:“贵宝啊,你爹我还撑棒得很咧!”

    我掏出手机看时间,才发现这里没有信号,便问老板娘:“我手机都没有信号,他怎么就能通话呢?”

    老板娘摇了摇头说:“那电话是他儿子的遗物。三个月前,他儿子在石油队外出勘探时牺牲了。”

    啊?老人是在自言自语。我心里一阵哽堵,眼眶湿润起来……

    那天下过大雨,闲着无事,我自觉不自觉地又走到餐馆去消磨时光。看到老人把柴火交给老板娘后,又掏出手机给儿子打电话。看着那思念亲人的神态,那关心儿子的话语,我忍不住掉下眼泪。

    “小伙子,闲着无事想家哪?来,喝杯热茶。”老板娘说着将茶递到我手上。

    “看到这位老人,让我想起了父亲。”我抹掉眼泪,哽咽着说。

    “你有很久没回家了吧。”

    “我父亲在两年前就去世了,我没有家。”

    “你想家了,就到我们这里来坐坐,不要见外。”老板娘很真诚地对我说。

    “我想认这老人作干爹,老板娘能否帮我?”我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认他作干爹?”老板娘惊讶地看着我说,“你不会是开玩笑吧。”

    “我是真心的。”我停了一会儿接着说,“有了干爹,才会有家的感觉。不过,我是一个居无定所的人,就不知道怎么安顿他老人家。”

    “这事先别急,你要思考好后再作决定。”

    勘测队要向下一站开跋了,我忧心忡忡问老板娘:“我想把老人带走,你看我怎么向他说?”

    “你带着老人多不方便。”老板娘犹豫着说,“我看……”

    “你放心去吧,我来替你照顾大伯。”姑娘突然冒出来说,还解下金线绣花巾塞到我手里,低头跑进里屋去了。

    老板娘先是一愣,接着一阵“哈哈”大笑,说:“好!我闺女长大了……”【笔者 垫石】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陈丽]

  • 原来旧手机价值这么高

    那么,旧手机到底该怎么处理呢?有一句名言:生命就在于折腾。其实,只要稍稍动动脑筋,旧手机就可以变废为宝,找到“第二春”。[详细]

  1. 轨交免费WiFi 1号线昨上线测试
  2. 最新一二三线城市排名:你的家乡上榜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