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军长夜宿古城坝
石柱网 > 正文  2015-07-02

贺军长夜宿古城坝

秋 枫

  1933年12底,贺龙率领红三军撤离黔江后,挥师湖北利川,于1934年1月3日其不意地攻下利川县城,威震川鄂边区数县。国民党军阀恼羞成怒,急忙调兵遣将,妄图一举围歼红三军,大有不杀掉贺龙誓不罢休之势。

  趁利川城内的敌人疲于奔命,其他援军尚未到来之际,红三军迅速撤出利川县城,兵分两路入川:一路红七师,经汪家营绕道去万县(今万州)柏杨坝一带开展游击战,牵制正拟从万县调防石柱的李宗煌团;一路由贺龙亲率红九师,在利川小贩郎德清的向导下,于1月8日经鱼筌口进入石柱,途经双河口、黄水坝,于9日傍晚到达悦来古城坝。

  古城坝距悦来场5里,沟河纵横、良田平畴,水车咿呀,故原名“水车坝”。南宋建炎三年(1192年),马定虎从建始入川,看中水车坝这块风水宝地,拟将此定为石柱县安抚司厅城,报凑朝廷。因马定虎平蛮有功,朝廷准凑,并委马定虎为石柱安抚司,节制“九溪十八峒”,外致三川,直辖南宾县洞源、石渠、溪源三里防务。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石柱安抚司又改设石柱宣抚司,是历代川鄂黔边区的军事中心,因有古城旧迹,后改名古城坝。

  贺龙率红九师到达古城坝,已是傍晚,急令就地宿营,并将指挥部设在谭家塝,派出哨兵在周围高地进行警戒。

  安下营房,贺龙急召军部作战处和特科一大队开会。会上,贺龙对与会官兵传达:“悦来民团是一支训练有素,极其凶悍的反动武装,曾参加过镇压石柱捕役李志组织的石柱厅军政府、围剿四川二、三路红军游击队和‘八德会’革命武装,他们现在就扼守在前方要道,必须力争全歼这股顽敌,不能轻敌。”并指定第一特科大队作尖兵,又命红25团随特科大队跟进,凌晨出发,打通前往石柱县城方向的道路。

  紧急会议结束后,贺龙和关向应、廖汉生等一道巡视了具有近千年历史的宣抚司衙门遗址,马氏宗族祠堂和龙河古桥,还寻找当地老人座谈,宣传红军是为穷苦农民打天下的宗旨。

  由于国民党政府诬蔑宣传,说贺龙的“棒老二”队伍打下了利川后,很可能窜犯石柱,要老百姓防备“棒老二”来杀人放火、抢粮抢人。古城坝农民得知红军到达后,携老带幼向青龙山逃跑。红军用话筒向村民喊话:“我们不是土匪,是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是为穷人闹翻身的队伍,与穷苦农民是一家。”劝说村民们不要跑。在红军的反复劝说下,以马培建为代表的部分村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回了家。回家的村民看见各个大院都住满红军,马家祠堂外墙上刷着一幅标语:“穷人要翻身,拿起刀枪杀劣绅!”落款是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宣。

  红军战士在各个大院打扫院坝,没有一人进入农户家。马培建和村民们见一位腰别手枪的红军,笑容满面地对他们说:“老乡,我们是人民的队伍 ,帮穷人打天下,你们千万不要怕,我们首长在马家祠堂,有话要对乡亲们说,大家去听一听嘛!”马培建和村民们再次本着试一试的态度去了马家祠堂,只见一位身材魁梧,身穿灰色棉大衣,头戴灰色棉帽,留着小胡子的人,腰别手枪,站在台阶上,向陆续回来的村民不断挥手,笑容可掬地说:“乡亲们,我们不是祸害穷人的‘棒老二’,是朱德、毛泽东领导的工农红军,是替穷人闹翻身,打天下的队伍;我们红军打土豪、分田地,不是洪水猛兽。”他笑了笑又说:“我姓贺,就是人们说的贺龙,绝不是国民党反动派宣传的‘涡’水的祸,而是《百家姓》中的贺,请大家放心回家睡觉,我们红军绝不拿乡亲们的一针一线,更不杀人放火、抢人钱粮。”

  听了贺龙的讲话,村民们回到了各自的家中。

  这一夜,乡亲们目睹红军的军纪严明,用银元向群众买米、买菜、买柴,在坝子里用几块石头架锅煮饭;红军用2块银圆向马培建家买了一头猪,用刺刀杀死,火烧猪毛,洗净切成砣放在锅里煮,蹲在地上围一大圈吃饭;红军向村民借了稻草,在屋檐下打地铺睡觉。时值数九寒冬、雪风刺骨,当村民们看到红军冻得直打啰嗦,实在过意不去,就主动喊红军进屋打铺,红军们都说:“谢谢你们的好意。”惋言谢绝。

  第二天,天还未亮,马培建听到院内有轻微的响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立即起床看个究竟。原来,红军已将借用的稻草打成捆,整齐地堆放在院坝里,院坝打扫得干干净净,部队悄无声息地走了。

  红军走后,古城坝的人逢人便说:红军真是人民的队伍,与那些拉丁抓夫,抢钱抢粮的国民党‘遭殃军’相比,真是天壤之别!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编辑1]

新闻会客厅

媒体看石柱

  1. 黄奇帆:发挥基金作用 助推重庆产业发展
  2. 重庆国资利润同比增45.3% 加快推进企业上市

新农村建设

人事动态

文件公告

政策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