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柱土家族的语言特征
石柱网 > 正文  2011-02-09

    语言是构成一个民族的重要特征。也是维系一个民族共同体的重要纽带。各民族都有自己的语言,并在长期的民族交往与文化交流中,或发展延续、或逐渐消失,由另一种语言主要是汉语所取而代之。石柱土家族也有自己的语言,虽无文字。在土司时期仍然流行,但随土汉交流程度的日渐加深,绝大部分土家族语言渐渐为汉语所代替,现在离湖北西部利川的渝东石柱县枫木乡国峰村、凤翔村、枫木村、风竹村还有土家语残存。

    土家族语言,是汉藏语系藏缅语族中的一种独立的语言。如“清早起来脸朝南,南方有个土老蛮,何以识得土老蛮,格里嘎那打乡谈”。这是在枫木乡境内流传的一首民歌,明显是一首汉民歌,大约在改土归流初期编唱,那时不少汉人入迁土司区,因语言不通而产生的这首民歌,可见当时石柱土家族语的完整性和普遍性。现在,石柱土家语中所存无几。在日常生活中,也有一些土家语夹杂于汉语之中。如:“裸垮”即“邋遢”;“lia tiatia”即“闲谈”或“谈闲话”;“王歘歘”即“无用、或无所作为、未成功、白费劲”;“搞弄耸”即“搞明白”;“闯tiangtiang”即“活见鬼”;“梱(kun)的”即“完整的、或圆的”;“打趱趱(cuan)”即“脚步不稳身体失去控制”;“大模胎胎”即“大模大样满不在乎”;“不照闲”即“不承担责任”;“搞卯了”即“关系僵化,感情破裂”;“搞刨了”即“过份热心而手忙脚乱”;从一到十的数词发音是“旯、捏、梭、热、翁、我、七、八、九、十”,后四位借用了汉语词。这些均是土家语的残存。

    土家人自称“毕兹卡”,称自己民族的语言为“备基刹”,汉语称其为“土话”。土家语在语音语序上皆带有自身的发音习惯或表达方式。在发音时,土家语无卷舌音,如像汉语中的“zh、ch、sh”,土家语在发音中读成平舌音“z、c、s”。将鼻音“n”全部读成边音“l”。把一部分声母为“q、g、x”的汉字读成“j、k、h”,如“刚才”读成“将才”,“关卡(qia)”读成“关喀”,“等一下”读成“等一哈”,“一会儿”读成“一哈哈”、一港港”。同时“f、h”不分,如将“发”读成“华”,“华”读成“发”,相互混读。将后鼻音“eng、ing”全读成前鼻音“en、in”,有的甚至把“ang”读成“an”,如“亮光光”读成“亮官官”等等。

    土家族语言历史悠久,许多史籍如方志、家谱中皆有记录。《隋书·地理志》记载:“荆州多杂蛮左,其避居山谷者,则语言不通,嗜好居住全异,颇与巴渝同俗”。南宋时候的王象之在《舆地纪胜》中记录:“施之地……乡者蛮夷,巴汉语相混”。这里的“山谷”当包括鄂西渝东的石柱,所谓“蛮左”、“ 蛮夷”,应当指巴人的后裔土家族,巴汉语相混,可见土家语与古代巴人语有一定的渊源关系。二者有许多共同之处,应属同一语系。例如:二者对鱼和虎的称呼比较一致,巴语称“虎”为“李父”,土家语称“公老虎”为“李爸”,“母老虎”为“李你卡”。“李爸”即“李父”、“李你卡”即“李耳”、“爸”与“父”,“你”与“耳”在声音上是相通的。巴语称“鱼”为“娵隅”,所谓“蛮名鱼为‘隅’是也。土家语中‘鱼’读为song,同于‘颂’的声音,和‘隅’的声音相通。”

    纵观我国的历史典籍,就其土家语的存在、演变与汉语的对照,有比较典型的记录。清朝,王锡撰祺在《小方壶斋舆地丛钞》中记录:“土人言语,呢喃难辨,近开群渐久,能道官音者十有五六。其方语称天曰墨、地曰理、土亦曰理、人曰那、日曰硗、月曰舒舒,云曰麦浪翁、大山曰卡斜、小山曰卡斜鼻、水曰辙、河曰受、路曰喇、池曰熊节、田曰细列格、火曰米烧、热曰古、冷曰撤、树曰卡木、柴曰卡物、竹曰猛、花曰卡帕、官曰夸、民曰马那、祖曰帕布、祖母曰帕八、父曰阿把、母曰阿捏、伯曰阿取、伯娘曰捏取、叔曰阿卑、婶娘曰阿蚁、兄曰阿科、弟曰阿米、姊曰阿大……”由此可见,土家语存在的实际及其特点。

    在民歌衬词中,保留了不少土家语,如《龙船调》中的“抱着恩纳果”即是“看那边”之意;《十杯酒》里的衬词“雷兑、大雷兑、雷大兑”即是“没说对呀没说对”之意;《点兵歌》中衬句“摇祥车”即“太阳落下去了”之意。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如将《龙船调》和《十杯酒》两首土家民歌译成土家语,则是这样的:

《龙船调》

汉语       土家语

正月是新年, 那师期卡捏,

妹儿去拜年, 罗盖卡他布,

金梭 银梭 我梳皮可梳皮

阳雀叫抱着恩纳果,嘎壳亏翁抱着恩纳果。

妹儿要过河, 罗盖泽河夺,

哪个来推我? 阿梭牙夺遇?

我就来推你, 牙离逆夺遇,

艄公把舱板, 补离坡卵补那伯,

妹儿上了船, 罗盖补嘎哈达,

喂呀咗喂呀咗 喂呀咗喂呀咗

把妹儿推过河 罗盖女泽阿吉。

《十杯酒》

一杯酒儿, 热那木到,

雷兑大雷兑雷兑, 雷兑大雷兑雷兑,

独占熬头, 牙业打过卵,

喝一杯哟再来划。 那木能哟阿夺坡。

华阳树华阳桥, 坡泽尺卡坡土尺,

华阳树上结的花葡萄 卡嘎哈泽那西吉

陶呀陶二姐, 阿啊陶阿大,

蚂蟥二郎腰, 皮那卵巴里科尺,

西眉子眼哇弯眉毛,杀离嘎咯布细嘎惹惹英,

把奴想得 牙逆地列

把奴欠得 牙逆失列

欠起干血痨 地列灭疵那

啥子医得好? 明且些嘎地西岔。

    土家语虽然语支未定,但其句子结构却有其独特之处。同汉语比较,便见端的。

    土家语中仍有主、谓、宾、定、状、补句子的六大成分。在具体使用中,常有动宾倒置现像。若一个句子中仅存主、谓、宾语时,宾语常常移到谓语前面,如汉语“吃饭了”,土家语为“饭吃了”,凡是名词、代词作定语,位于中心词之前;若形容词、数量词作定语,则又在中心词之后。

    句子通常有动宾结构、名词形容词结构、介词结构三种。具体分述如下:

    1.动宾结构句子比较:

    汉语 土家语

    主谓+谓语+宾语 主语+宾语+谓语

    例句1 我吃饭 牙直嘎(我饭吃)

    例句2 我喝茶 牙车胡(我茶喝)

    例句3 我煮饭 牙直诺(我饭煮)

    例句4 他们砍柴 给则卡他(他们柴砍)

    2.名词形容词结构句子比较:

    汉语 土家语

    主语+谓语+定语+宾语 主语+宾语+定语+谓语

    例句1 我有一件衣服 牙西把那匹谢

    例句2 他有一头牛 过奥恼谢

    例句3 你有两个箱子 利妥拈补谢

    例句4 他有一个柑子 过欠西旯补谢

    在汉语中,形容词是修饰、判断、限制名词的;而土家语却把形容词放在名词后面,定语与宾语也是倒置的。

    3.介词结构句子比较:

    汉语 土家语

    词序 主语+介词+代词+谓语 主语+代词+介词+谓语

    例句1 你从哪里来? 利楷碾恩及?

    例句2 他到哪里去? 过楷保额?

    例句3 你在家做什么? 泥搓切西日?

    倒句4 他在看牛 过戊卡

    汉语的介词在代词之前;而土家语介词在代词之后,亦为倒置。

    土家族常用词语不少,现收录一些如下,以供对土家语有兴趣的读者采用。

    名词类:父亲为阿爸、母亲为阿捏、哥哥为阿科、姐姐为阿大、弟弟为阿米(岩)、妹妹为妹妹、嫂嫂为查七、祖父为颠笛(帕布)、祖母为阿麻(帕八)、岳父为卡客(表叔)、岳母为卡客麻妈(表叔娘)、伯为阿取、伯娘为捏取、叔为阿卑、婶娘为阿蚁、姑姑为麻妈、娃娃为诺比敌、农民为借日麻、工人为胡日麻、干部为萨日麻、老师为破嘎、学生为蚩吐麻、放牛娃为奥卡列诺比敌、我为牙(哑)、你为利(泥)、他为过、我们为牙里、你们为社里、他们为给则(格则)。

    头为可撮、面部为顾、鼻子为翁起、眼睛为糯补、耳朵为翁溪、舌头为意拉、嘴巴为炸起、嘴唇为这它耙、眼皮为糯补它耙、眼泪为糯补泽、头发为啥起、胡须为挖耙、牙齿为始食、脚为结耙、手为借、心为里壳罗、膝盖为集体凯、头痛为可八弟、汗水为古泽。

    肉为食、猪肉为子食、牛肉为奥食、羊肉为若食、鸡蛋为捏、菜为哈侧、大米为直呃、小米为呃、谷子为利补、茄子为卡齐齐、蒜头为席拖、麦子为鲁木、萝卜为拉白、西红柿为海切、青菜为希pong、柑子为欠西、李子为夕夕逮奶、梨子为杯来夕、葡萄为拦勒夕、辣椒为趴入骨、南瓜为荒瓜、豇豆为科底、豆子为气布、黄豆为气布勒、板凳为翁池、小凳子为挫客、犁为卡铁、镰刀为坨坨、锄头为普客、耙为帕、筷子为补直、斧头为尔客、柴刀为叔枯、箱子为妥、盆子为kei堤、碗为切逼、菜刀为哈坨坨、树为喀木、树枝为阿机、树根为几纳、竹子为母、草为席、花为卡普、鼠为热、猴为尔、兔子为末拖勒、蜘蛛为补池、蛇为哦、龙为铺、蚂蚁为洗泥嘎、蜜蜂为彻车咪麻、鱼为送、虫为 拍、鸟为利比、鸡为ra、鸭为撒、水为泽、水塘为切垦、火为米、土为配体、猪为子、羊为若、牛为臭、狗为哈列、猫为莫、山林为长壳、田为业梯、路为哪、河为湖粑、地为理、天为墨(妹)、太阳为劳池、月亮为舒舒(术术)、星星为洗不勒、衣服为洗八、帕子为及珠、鞋子为撮西、裤子为枯、草鞋为吉枯叶、被子为西南、枕头为ken侧、房子为挫、床铺为连坡、院坝为晾坝(地坝)、厕所为茅斯、石头为阿巴。

    上为嘎哈、下为八堤、下面为吉他、前面为指格、后面为睛拈、山顶为苦扎。

    动词类:割为锁、买为普、卖为六、开为痛、关为谢、打为哈、洗为哦、找为里、煮为诺、砍为剁(他)、薅为普、咳嗽为陇、打雷为妹翁、下雨为妹则、下霜为补离啊、开始为架势(篾)、吃为嘎(喰)、喝为胡、吃饭为直嘎、吃菜为哈则嘎、煮饭为直诺、睡觉为念(哟)、起床为住低嘎谷、走为遏(额)、站为阻阻博、喜欢为里卡察、你好为利姹、请坐为翁、喝茶为车胡、谢谢为多谢、再见为打一(啊)、慢走为赖防遏。

    形容词类:新为阿西、旧为阿妣、好为姹、坏了为地卡拉、大为替把、小为备比、湿为卡别列、红为勉则、黑黑的为那嘎嘎、很忙为莫西很、干燥为干蹦蹦、水淋淋为湿垮垮、香喷喷为碰碰香。

    数量词类:1个为那补、2个为拈补、3个为梭补、4个为惹补、5个为翁补、6个为鹅补、7个为给补、8个为叶补、9个为业补、10个为嘿补。1双鞋为拈其、1朵花为卡补拉普、1头牛为奥恼、1件衣服为洗八拉皮。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编辑1]

新闻会客厅

媒体看石柱

  1. 黄奇帆:发挥基金作用 助推重庆产业发展
  2. 重庆国资利润同比增45.3% 加快推进企业上市

新农村建设

人事动态

文件公告

政策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