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石柱
石柱网 > 正文  2015-07-02

黎明前的枪声

  1949年, 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四野两支英雄部队,分别从湖北、湖南两省向四川挺进,发起解放大西南的凌厉攻势。国民党军队闻风丧胆,节节败退,但仍有部分顽敌,妄想借助川东一带险峻地势作垂死挣扎。

  5月14日,国民党川鄂绥靖公署主任孙震,调兵遣将,密令驻丰都县高家镇的47军127师三个营开赴石柱,驻守黄水、大歇、县城、下路及横梁一带, 125师三个营驻守长江北岸丰都至忠县一线,各大要道,重兵设防,企图阻止解放军西进。同时,密令万县第九专署专员兼保安司令李鸿涛在石柱县西界沱召开三县(万县、忠县、石柱)“清剿”会议。石柱县县长肖俊紧跟上峰旨意,令饬全县18至45岁男性公民受训,组建4千余人的自卫联编总队,并组织6百人的民夫,强迫民众赶制4千套棉衣,限期完成,违者以“通匪”格杀勿论。

  8月1日,保安司令李鸿涛亲赴临溪,召开由石(柱)利(川)万(县)三县县长、自卫总队长、警察大队长及毗邻乡(镇)长参加的联防“进剿”会议,确定8月15日为总攻日,妄想在解放军到来之前消灭川鄂边各游击队伍。

  一时间,石柱上空乌云沉沉。

  8月9日至15日,李鸿涛和保安营长谢可澄,率一营兵力在临溪清剿,抓捕百余人,30多名游击队员和统战人士惨死在敌人屠刀之下。

  敌人的进剿计划被中共石柱县委获悉,迅即组织川鄂边游击队,采取相应措施,与敌人针锋相对,展开拼杀。黎明前的枪声,在石柱 上空打响了。

曙光初照东大门

  1949年11月,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由鄂西入川。我川鄂边游击队在粉碎了敌人的进剿计划后,根据上级“迎接解放,配合接管”的指示精神,有计划、有准备地组织了一场场截击国民党溃军的战斗。

  11月15日,国军一个排的人马,疲惫不堪的从利川县逃进石柱黎家坝,游击队员陈之龙等5人,在敌众我寡的形势下,采取东放一枪,西放一枪的麻雀战术,以少胜多,使敌人吓破了胆,惊惶失措中乖乖举手投降了。

  11月17日上午,一名副团长带领100多名溃军潜入黎家坝。区委委员黎旭阳得知后,立即带领游击队和100多名群众,手拿刀枪棍棒,包围敌人;溃军自恃武器精良,不顾游击队宣传政策,首先开火,游击队奋起还击,当场击毙敌副团长,生俘40余人。

  15日至18日,先后两股国民党溃军窜入石家乡黄连沟、梓桐沟一带,经我游击队宣传教育,政策攻心,溃军不攻自破,乖乖放下了武器……

  在整个截击国民党溃军战斗中,游击队虽然牺牲了黄启兴、向朝玉等3人,赖大顺等5人负伤,但俘获敌军800多人,缴获枪支938支,子弹32340发,有力地配合了解放大西南的战争。

  11月17日,解放军唐山部队(即42军124师)从利川开进石柱县境,驻守黄水的国军127师一个营吓得屁滚尿流,一触即溃,丢下5具尸体而逃之夭夭。石柱东大门黄水乡,首先获得解放。

  石柱山河,迎来第一缕灿烂的曙光。

解放县城

  11月17日下午,解放军尖兵连抵达悦来乡,敌人3个营、2个自卫中队立即在大歇至高岗院、高庙子、旗山等至高点布防,企图拦阻解放军进军县城。

  县长肖俊得知解放军突破天险门户黄水,直抵县城而来,如惊弓之鸟,携黄金4两、银元4050块、金手镯1支、银餐具15套、手枪15支、鸦片100两,怆惶出逃。一直隐蔽在政府做收发员的共产党员刘大才,见县长跑了,立即找到监狱看守郎远太(儿子是党员),打开监门,将关押的共产党员马华滋等人全数放出。

  18日,解放军从悦来兵分两路:一路挥师桥头,一路进军县城。桥头部队,当晚活捉四区区长佘徳瑜。向县城进军的解放军部队于19日凌晨在大歇乡三王沟与敌人展开了激战。交战5小时,我军突破了敌人防线,守军死伤数人,活捉敌人3个正副营长,我军有5名战士英勇牺牲。

  下午4点,我先遣队经菜地坝到绿豆塘,见县城内一片死寂,没有动静,只有旗山上的县自卫大队向解放军打枪。解放军不予理睬,强渡南宾河。县大队机枪步枪猖狂扫射,战士王志徳中弹牺牲,部队在弹雨中冲过宾河激流,立即架起迫击炮,只听轰隆一响,敌机枪就成了哑巴,再次连发两炮,打得县大队仓惶散逃。

  此时,我地下党人员与解放军部队接上关系,部队立即进至七星桥,嘹亮的军号响彻天空,县城解放了!

众志成城擒顽首

  县城解放,首先成立了军管会,由社会知名人士组成了南宾镇临时人民政府。

  然而,出逃县城的县大队长彭潜飞及残部还在负偶顽抗,必须歼灭。

  这天,彭潜飞带着一个中队逃到沙谷乡,被我游击队中队长谭登凯发现,立即带领游击队员和群众100多人,将县中队包围,展开攻心战术,号召队丁们不要与人民为敌,迷途知返,是唯一出路。结果未放一枪, 130多名队丁乖乖放下了武器。清查俘虏时,却不见了顽首彭潜飞的踪影。

  11月20日,川鄂边游击队第四中队长秦泽远,发现县大队二中队长杨世吉带100多人逃至下路毛坪,立即与彭水过来的解放军2野18团某连取得联系,追击杨世吉。枪声刚响,敌人乱成一团,丢盔弃甲争相逃命。解放军和游击队堵住敌人退路,生俘100余人。杨世吉跑至双庆被群众当场活捉。

  11月21日晚,农民孙厚富向游击队长谭登凯报告,彭潜飞躲在下路长滩河佃户马亦徳家。谭队长立即集合队伍,星夜赶路20里,次日凌晨,游击队将马家包围。天刚麻麻亮,佃户马亦徳打早开门,被游击队员一把抓住,战士们一涌而上,撞开房门:“不许动!”睡梦中的彭潜飞欲摸枪顽抗,被眼疾手快的游击队员一把从被窝抓了起来:“老实点。”“我投降,我投降。”不可一世的顽首彭潜飞,乖乖地交出了两支手枪。至此,县大队全部瓦解。

  11月19日后,解放军各路人马陆续进入石柱县境。一连七天七夜,各地群众踊跃支前,凡解放军通过的地方,群众设起免费茶水站。解放军2野108团某连和四野西湖部队(即江汉军区独立一师)到三星乡时,受到当地游击队盛情款待,并组织送去大米5万余斤,柴8万多斤,草15万多斤。

  11月20日,解放军镇江部队第三支队到石家坝时,区委书记邵容光、区委委员黎旭阳亲自前往石家坝汇报情况,并按部队要求,派游击队员为部队带路,筹运军粮。

  解放军进入县城后,南宾镇临时人民政府,几天时间就组织市民加工粮食,给部队提供大米10多万斤、柴草30多万斤。

  21日,解放军进驻下路和丰都县江池一带,丰石边区区委书记余大河立即发动群众,陆续组织提供大米16多万斤,柴草23多万斤,蔬菜4万多斤,肥猪65头,为部队向长江沿线推进,进军大西南作出了贡献。

  22日,镇江部队向长江口岸进发,打响了解放西界沱的枪声。

阳光普照石柱县

  县城解放的消息很快传到西界沱,中共忠(县)石(柱)万(县)边区党支部负责人崔吉龙、周一生等人,立即集中20多名游击队员前往楠木垭,与四野镇江部队先遣队汇合,向西界沱挺进。

  西界沱是石柱的“北大门”,敌人把这里作为镇守长江的军事要塞,布置了万县第九专署保安团谢可澄营等600余名敌兵把守,粮草充足,武器精良。防线分别设在黄桷岩、金家湾一带,防御工事坚固异常,易守难攻。

  11月20日,针对敌情,解放军与游击队精心研究,决定兵分两路:一路在熟悉地形的游击队员江诗群等人带领下,攻打黄桷岩守敌谢可澄营;一路由游击队金玉凡带路奇袭县自卫一中队把守的金家湾。战斗开始,一举拨掉金家湾据点。在攻打黄桷岩激战中,守敌据险顽抗,解放军副连长蒋正东及两名战士英勇牺牲……6个小时多的战斗,至次日凌晨5点多钟,残敌经西界沱街上,仓惶渡过长江,退往忠县石宝寨。

  我解放军和游击队以120人的兵力击败了5倍于已的敌人,西界沱回到了人民手中。西界沱人民积极支前,送大米1万余斤,柴5000多斤,菜油1000余斤。

  至此,石柱全县解放。

  11月22日,石柱县城红旗猎猎,锣鼓喧天,5000多百姓欢聚大操场,庆祝石柱县临时人民政府成立,秦禄廷任县长,部队干部陈仲强任副县长。

  12月1日,查海波等50多名西南服务团革命干部,奉命到石柱开展工作,受到热烈欢迎。4日,在县城文昌宫举行了隆重的军民联欢大会。广大人民欢欣鼓舞,共叙豪情。

  从此,石柱迎来历史的新纪元!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编辑1]

新闻会客厅

媒体看石柱

  1. 黄奇帆:发挥基金作用 助推重庆产业发展
  2. 重庆国资利润同比增45.3% 加快推进企业上市

新农村建设

人事动态

文件公告

政策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