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兵天降悦来场
石柱网 > 正文  2015-07-02

神兵天降悦来场

秋 枫

  悦来场位于石柱县城北边百里之遥,是川鄂两省之通道要隘;南来北往,商贾云集,是钱粮富庶之地。

  民国初年,石柱县设团练总局,在悦来设总团,总团长称司令官,下辖5个团防。民国十九年(1930年)石柱县改悦来为镇,之后又改设为区。

  国民党石柱县大队,为防范红军来石柱,派一个中队驻防悦来场,阻止红军前进。时任民团司令马骏成,不仅有一个中队的人马,而且还调集民团共同防守,在古城坝到悦来场的皇管溪垭口、庙堡白岩垭口、石寨坪三处关隘设防; 12名团丁在皇管溪垭口哨棚巡哨, 30名团丁在庙堡挖掘战壕,架设机枪防守, 60余名团丁据守关隘白岩口,大有阻挡红军前进之势。关卡重重,马骏成还不放心,担心团防队势单力薄,又在县中队抽调一个班加强白岩垭口,亲自督阵,指挥部设在石寨坪。真可谓壁垒森严,坚不可摧。

  皇管溪垭口,是一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隘。从古城坝到悦来场,先要到龙河边,再由河岸经一条坡度50至60度,长达500米的陡坡石板路,才能到达垭口;垭口顶上有一座三王庙,几株苍天古柏,遮天蔽日,往来行人、力夫都喜欢在此歇脚乘凉。站在垭口顶上,方圆十里,一览无余,尽收眼底。一有风吹草动,号角鸣响,传遍四方。

  1934年1月10日零时,贺龙命特科一大队的侦察班尖兵倒披蓑衣,悄悄摸到了皇管溪垭口。数九隆冬,天寒地冻。侦察尖兵摸到哨棚外,见没有动静,从虚掩的门缝里看见棚内有2名团丁在烤火取暖,其余10名蜷缩在哨棚地铺上睡觉。说时迟那时快,侦察尖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倒2名值班团丁,躺在地铺的10名团丁还在睡梦中就乖乖举手投降了。红军审问团丁后,就用团丁的裹脚布将他们牢牢捆绑在密林中的树上。

  夺得皇管溪哨卡后,红军队伍朝庙堡方向快速推进。

  庙堡是横卧在古城坝至悦来场途中的一座庙宇,据说是悦来枫香坪大地主马进修的家庙。庙的周围古松参天,民团司令马骏成在这里挖了环形壕沟,筑起工事,在庙门口台阶上堆放了沙袋掩体,配置了轻重机枪,把这里作为保卫悦来的第一道防线。

  红军来到庙堡,不见一个团丁人影,只见庙门半开半闭,庙门上挂着两盏微明微暗的灯笼,门内燃着一堆火,两个团丁边烤火边说笑。天赐良机。红军行动到庙门两侧,推开大门,如猛虎下山冲进门去,将两个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团丁按在地上,卡着脖子拖出门外;两边厢房走廊里睡觉的团丁听到响动,也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红军牢牢控制,一个团丁慌乱中摸出盒子枪准备动手,一红军战士眼明手快,一枪将他打倒在地;少数团丁不识时务不愿投降,被手持冲锋枪的红军乱枪打死,几个胆小的跪在地上磕头作揖,连喊“红军爷爷饶命”。不到10分钟,就顺利拿下了第一道防线。

  攻打庙堡的枪声,惊动了300米处的白岩垭口的团丁。这是马骏成抵挡红军的第二道防线。但由于天空漆黑,团丁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朝天胡乱开枪,为自己壮胆。

  随及,红军在俘虏团丁的带领下,兵分三路,直指白岩垭口第三道防线:一路正面佯攻,一路从梨子湾绕道,一路从凉水井侧边绕道,三路迂回包围,垭口守敌还没回过神来,大部分就做了枉死鬼。垭口堡上还剩20余人,吓得屁滚尿流,丢弃阵地抱头鼠窜,向石寨坪和杉树堡方向四散奔逃,红军战士越战越勇,20分钟就攻下了白岩垭口。

  石寨坪位于悦来场的上场口,是一座古寨,似如悦来场的咽喉,是马骏成防守悦来的最后一道屏障。红军攻下白岩垭口后,紧随逃跑的残敌追到石寨坪,直捣悦来场,发起猛烈进攻,密集的枪声、手榴弹爆炸声震耳欲聋,大军压境,迅速形成包围态势。与此同时,红军一部从大坪方向冲进了悦来场,占领了所有制高点。

  再说马骏成在石寨坪挥舞着手枪,高喊“给我顶住!顶住!”然而,面对蜂拥而入的红军大部队,马俊成无力回天,眼看大势已去,只好败下阵来,率残部从石寨坪仓皇滚下山坡,朝尖角地方向夺逃而去。

  石寨坪战斗只用了半小时就全歼残敌,结束战斗。红军占领了悦来场。

  战斗结束,天已大亮,只见有几名红军战士受伤;其中一名战士因身受重伤,光荣牺牲,战友们将烈士遗体埋在大柏树外侧的空地里。红军没有告诉人们这位烈士的姓名。

  神兵天降。国民党悦来总团防,这支石柱团练总局引以自豪的劲旅,就这样被贺龙领导的红九师消灭于谈笑之间。司令马骏成犹如丧家之犬,溃逃而去。整场战斗,对悦来场民众秋毫无犯。

  1934年1月10日上午,红军打扫完战场,迅速撤离悦来场,向石柱县城方向,凯旋进发。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编辑1]

新闻会客厅

媒体看石柱

  1. 黄奇帆:发挥基金作用 助推重庆产业发展
  2. 重庆国资利润同比增45.3% 加快推进企业上市

新农村建设

人事动态

文件公告

政策解读